怎么赢的,市场普遍期望电力由电网公司统购统销的体制能借此有所突破

 纺织皮革     |      2020-03-25 08:14

“魏桥电”挑战电力法

民营企业能否向社会供电?当一个民营企业供给周边的电价比国家电网供电价格低1/3时,是否意味着有人在挑战“电老虎”?这种模式能否复制和移植?

魏桥卖电的昨天、今天、明天

民企自建电厂,对企业来说意在节约成本提高利润。但若站在一国电力体制的高度来看,其意义恐怕不仅于此,真正打破既有的垄断,在法治环境下形成电力市场的有序竞争或许才是“魏桥电”的价值所在。

当山东魏桥创业集团(下称“魏桥”)在山东省滨州市邹平县实现了上述作为时,魏桥是为民省钱还是有利可图,基础电价还有多少降价空间已经成为一个热门话题。

从济青高速公路下来,拐入山东省邹平市,犬牙交错的烟囱和电厂冷却塔,就扑面而来。

山东首富自建发电厂,而且电价比国家电网要低三分之一。

时代周报记者在数天的调查中发现,本身主业包含铝业等高耗能产业、存在大量电力需求的魏桥集团,在自己发电并供电的过程里,不仅自己节省了成本,博得了用电客户的欢迎,更在舆论上赚得了叫好声。这个一箭多雕的行为背后,却隐藏着违反《电力法》、小火电机组发电的排放污染、供电可靠率差等多项隐忧。

这些“挤满”天际线的烟囱,并非魏桥创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魏桥集团”)一家所有,国有热电厂也“见缝插针”。初见面,邹平市的电力竞争局面,就以这种粗犷的工业时代画面,呈现在外来者面前。

初夏时节,张士平掌舵的山东魏桥创业集团自建电厂并廉价发电的消息挑动了公众的神经。市场普遍期望电力由电网公司统购统销的体制能借此有所突破,有业内人士更是将其赋予了电力体制改革山东版“小岗村”的标签,希望“魏桥模式”能够成为继二滩水电站之后促成第三次电力体制改革的一大契机。

在大电网已经确定为电力工业的发展方向时,地方企业的孤立电网就显得孤掌难鸣,魏桥模式在全国也就不具备可复制性。已经建成装机总容量341万千瓦、在建容量300万千瓦孤立运行电网的魏桥,未来如何和国家电网并存于市场中,也成了魏桥的难题。

问题是,魏桥集团“赢”得太轻松了。在国有发电企业大叫亏损之时,魏桥集团热电产业却交出了一份让人瞠目的答卷:毛利率超过25%。

不过,官方对魏桥电(魏桥创业集团自备电厂发出的电)“不合法、不安全、不环保”的表态无疑给市场的乐观期待泼了一盆冷水。

合法性遭质疑

怎么赢的?此举违法?不可长存?打破垄断?种种疑问接踵而至,在进行更进一步的价值判断之前,更想了解的是,这些疑问的过去、现在与未来。

同时,有媒体报道称,目前魏桥创业集团已经选择了一条对自己相对安全的解决之法:与国家电网达成和解共识,自备电厂的电力在满足下属企业及周边商户用电后将重新并入国家电网下属的山东电网。

在山东魏桥创业集团有限公司的官网显示,魏桥是一家拥有5个生产基地、10个工业园、总资产650亿元、员工16万人的特大型企业,涉及棉业、棉纺、织造、染整、服装、家纺、热电、铝业、盐化等多个产业,是中国棉化纤纺织加工业最具竞争力的企业和世界上最大的棉纺织企业,位列山东省百强企业第3位。

昨天:初衷只为“气”

那么,魏桥电是否已被国家电网“招安”?被业界赋予改革意义并寄予厚望的“魏桥模式”是否会就此夭折?

2011年9月份胡润研究院公布的“胡润百富榜”中,担任魏桥集团董事长的张士平家族以300亿元财富位列第19名,张士平本人也被称作“山东首富”。魏桥纺织是魏桥集团最大的控股子公司并在香港上市。张士平之女张红霞还出现在山东省出席十八大的代表候选人名单中。

1999年,魏桥集团开始涉足热电产业。当初建设热电厂的初衷,是为了给纺织车间供气。

魏桥集团工作人员称“领导出差,需回来后层层审批方能答复”。截至法治周末记者发稿,魏桥创业集团仍未回复。

据此前的公开报道称,截至2011年,山东省共有179家企业建立了自己的电厂,向企业自身供电,以缓解工业用电成本较高的压力。但魏桥却是其中的另类:除了建有自己的电厂为本集团旗下企业供电,还通过自建电网向其他企业供电。

一位接近魏桥集团的人士告诉本报记者,纺织企业对生产环境的温度、湿度要求都很高。温度、湿度适宜了,才能纺出好产品。在这种情况下,魏桥建设了第一个热电厂,装机容量为7.8万千瓦。

“逼上梁山”

记者了解到,在当地,企业可以选择使用国家电网的电或使用魏桥的电,国家电网的电是8毛多一度,魏桥集团只要6毛多。在民用电方面,魏桥家属区享受的魏桥价格是0.35元一度,而国家电网的居民用电价格则超过5毛。

随着纺织产能的扩大,热电产业规模也随之扩大。尤其是魏桥集团铝业项目上马后,这个高耗能产业对电力的需求促使魏桥集团开始上马更多的热电项目。

我是被高电价和垄断逼上梁山的!我们是为了彻底摆脱不合理电价和电力部门的束缚

依照《电力法》第二十五条关于供电企业的批准和供电营业区的规定:供电营业区的划分,应当考虑电网的结构和供电合理性等因素。一个供电营业区内只设立一个供电营业机构。

公开资料表明,到2008年前后,魏桥集团的发电装机容量已经从初始的7.8万千瓦跃升到130万千瓦以上。

魏桥创业集团的电力系统始建于1998年。谈及为何要建自备电厂,魏桥创业集团的创始人张士平曾如是感叹:“我是被高电价和垄断逼上梁山的!我们是为了彻底摆脱不合理电价和电力部门的束缚!”

而省、自治区、直辖市范围内的供电营业区的设立、变更,由供电企业提出申请,经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电力管理部门会同同级有关部门审查批准后,由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电力管理部门发给《供电营业许可证》。

根据魏桥集团的公开资料,到去年底,其发电装机容量已经扩张到287万千瓦,下一步目标是扩张到448万千瓦。

魏桥创业集团以纺织起家,目前已是世界最大的棉纺织企业。在2011年发布的“胡润百富榜”中,张士平家族以300亿元的财富名列第19位,也是山东首富。

就是说,供电营业机构必须持有《供电营业许可证》向工商行政管理部门申请领取营业执照,方可营业。

为此,魏桥集团的投资也十分巨大。记者了解到,仅魏桥集团长山热电厂4台33万千瓦机组总投资就达60亿元。

“过去,用电力部门的电,我们受尽了窝囊气。电价高不说,还动不动就停电,你一点办法也没有,求爷爷告奶奶是家常便饭。”作为实业家,张士平没少吃电力垄断的苦。由是,也不难理解张士平何以自掏腰包办起电厂。

那么,魏桥是否具备这个资格呢?记者联系魏桥集团相关负责人,对方称公司目前不便接受采访。一位电力专家则直截了当地告诉记者:魏桥不可能有《供电许可证》。

武汉锅炉有限公司正在为魏桥集团打造4台35万千瓦亚临界煤粉锅炉,并将于2013年交付,这将使得魏桥集团的发电能力增加140万千瓦。魏桥集团扩大热电产能的决心,由此可见一斑。

当然支持张士平创建电厂的还有魏桥创业集团不断壮大的产业规模和企业实力。记者了解到,2011年魏桥创业集团实现销售收入就超过了1600亿元。

中电联副秘书长欧阳昌裕此前也公开表示这是一种违法行为。因为自备电厂的定位是自发自用,有多余的电卖给电网公司,电网为其提供备用。他认为,魏桥电厂作为企业的自备电厂,向超越其供电范畴的社会用户供电是违法的。

今天:“有条件”便宜

魏桥创业集团在棉纺织产业之外,还涉足电解铝、氧化铝等领域。这些高耗能产业的上马,更是带动了魏桥集团自备电厂装机容量的快速提升。最初,魏桥创业集团的自备电厂装机容量仅为7.8万千瓦,随着2006年魏桥电解铝和氧化铝项目的扩容,电厂装机容量已扩大到220万千瓦。

“一个企业的发电和输电,自然要遵循《电力法》的规定,电力法既然规定一个地区不能重复建设电网,不允许同一个地区共存两个供电网络,魏桥显然是不符合这个规定的。”中电联秘书长王志轩在接受时代周报采访时表示。

其实, 魏桥集团相对低廉的电价并非对所有购电者敞开。邹平市区的市民就没有享受到。采访中,多位市民告诉记者,市区的居民使用的还是国家电网的电。电价也是依据国家相关部门核准的电价。

其实,被“逼上梁山”只能说是魏桥创业集团自建电厂的原因之一,其另一个主要动力还源于自建电厂给企业带来的可观利润。

比国电便宜1/3

但在邹平市经济开发区的一些村庄就不同了。由于魏桥集团总部设在这里,一些生产车间也在这里,更重要的是,魏桥集团第一热电厂也在这里。

据法治周末记者了解,魏桥创业集团系统供电成本不到0.3元/度,而当地工业用电价格接近1元/度。业内人士指出,相对于魏桥集团上千亿元的产业规模,每年自备电厂节省的成本当以亿元计。

记者了解到,魏桥的电价能比国家电网的电价便宜1/3,除了有职工工资、团队人数以及工作效率等原因,还有发电技术、网络建设、缴纳政府性基金及附加、电价交叉补贴负担等多项原因。

“我们用魏桥的电已经五六年了,前两年供电供暖都不要钱,现在用电价格是每度电0.52元多一点。”在去往魏桥集团总部的出租车上,司机告诉记者。他的家就在邹平经济开发区某村。

对企业来说节约了成本就是创造了效益。可以说魏桥集团的企业实力让其建设大规模装机容量的自备电厂成为了可能;而自备电厂带来的低成本效应,也让魏桥集团的商业版图日益扩大。

从成本上看,魏桥部分发电机组属于被淘汰范围的小火电机组。小火电机组,一般泛指5万千瓦容量以下发电机组,其设计容量小、参数低,由于机组的发电效率低,煤耗高,已经逐步被淘汰。整个“十一五”期间,我国累计关停小火电机组7077万千瓦,超额完成了原计划关停5000万千瓦的目标,按同等电量由大机组代发计算,每年可节约原煤8100万吨。

“谁叫他们占了我们的地呢,这也是应该的。”现在邹平居民生活用电价格国家电网是0.55元,与魏桥集团的电价已经相差无几。但据这位司机说,魏桥集团给他们村里的电,应该价格更低,有的甚至不要钱。

低成本的诱惑,使得企业难以抑制发展和扩张自备电厂的冲动。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除了魏桥集团外,还有晨鸣纸业(4.68,0.00,0.00%)等大型企业都拥有自备电厂,而且装机容量非常可观。

而大机组建设需要配套的是大规模的电网建设,降低的煤耗成本同时转移到了电网建设成本上。

邹平市委宣传部相关人士对记者表示,这种情况比较少,魏桥集团的目的可能是为了安抚周边村民。“对于一个规模超过1500亿元的大企业集团,这点付出并不是什么大事。”

低成本密码

除了煤耗高,小火电机组因为没有安装脱硫、脱硝等环保设施,污染物排放超标,会给当地造成环境污染。中国价格协会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李英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小火电机组发电相比之下每度电能降低0.25元发电成本。

记者了解到,类似的情况还出现在邹平县魏桥镇。该镇魏桥村的村民每年可以获得300度的免费用电额,超出部分以每度电0.8元的价格购买。村民对记者表示,300度的免费电,应该看作魏桥集团对村民的“补贴”。

低水平的环保投入,一方面降低了自备电厂的运营成本;另一方面也是官方诘难魏桥电的重要理由

电价里面另一个重要因素是政府性基金及附加。目前,国家随电价征收的有可再生能源发展基金、重大水利工程建设基金、大中型水库移民后期扶持基金、地方中小型水库移民后期扶持基金、城市公用事业附加和农网还贷资金等6项基金附加。

之所以有余力补贴,企业自备电厂很大一个优势可以综合利用。

魏桥电较国家电网的电低了三分之一,这对用电企业和老百姓而言,无疑具有极大的吸引力。

接近山东省发改委的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介绍,山东省随每一度电征收的三峡工程建设基金、城市公用事业附加费、大中型水库移民后期扶持基金、农网还贷和可再生能源发展基金这几项分别为:0.7分、1分、0.88分、2分、0.1-0.4分。

山东太阳纸业集团董事长李洪信并不认同企业自备电厂发电成本低的观点。他告诉记者,现在国有大电厂上马机组动辄都是100万千瓦以上的超超临界机组,效率肯定比中小机组高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