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网公司与电力企业联合会、物价部门总结了魏桥供电,联合国采购团与109家中国企业

 纺织皮革     |      2020-03-25 08:14

5月以来,山东民企魏桥创业集团自办电厂,低调的山东首富、魏桥集团掌门人张士平打破国家电网公司的垄断,以低于国家电网1/3的价格对外销售电力,成为舆论的焦点。

联合国采购团与109家中国企业“谈生意”

单个企业自建小电网,肯定不是正确方向;但国家电网的屁股谁来打?

如今,这一故事还在继续———7月4日,额定装机容量180兆瓦的魏桥滨州工业园热电厂突然被关停。

晨报讯 “每年联合国采购付出的巨款中只有1%付给中国,但采购物资大多数是中国造。”昨天,联合国助理秘书长麦守信在京表示,联合国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并准备变间接采购为直接采购。麦守信昨天率领联合国采购团出现在北京CBD国际商务节,与109家中国企业“谈生意”。如果成为联合国供应商就等于获得通往联合国86个会员国的“财富通行证”。

最近两个月,陕西地方电力集团与国家电网陕西分公司发生武斗,山东魏桥集团自建电厂与国家电网产生冲突,两件事引发了一场关于供电体系的大讨论。

一个月前这家热电厂还属于张士平家族控制的魏桥纺织,不过目前已被作价6.985亿元转手给了滨州市中海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中海投资”)。关停后的热电厂将被拆除,并开发成高层住宅。

据悉,“联合国采购洽谈推介会”既采购有形的产品货物,如纺织、食品、医药、建材等,也采购无形的服务贸易和劳务输出。据统计,联合国各机构在全球的采购包括货物贸易和服务贸易,年采购额超过83亿美元。其中在发展中国家的采购约占总采购额的40%。去年联合国机构在中国的采购额只有8400万美元,仅占总量的1%。实际上,联合国采购的大部分商品来自中国,但是大批订单通过几手转口贸易集中到了欧洲、美洲等地。联合国意识到这个问题,准备变间接采购为直接采购,这对于中国企业来说是一个前景广阔的巨大市场。成为联合国采购的供应商,就等于打开了联合国采购数据库的大门,分享的不仅仅是联合国每年的采购额,更重要的是将可以获得通往联合国86个会员国的“财富通行证”,让中国企业更容易成为国际大企业的采购合作伙伴。

以纺织和电解铝为主业的魏桥集团,1998年以后就一直被电卡着脖子:一是电不够用,二是电价太高。聪明的董事长张士平不想一直担负这样大的电力成本,遂在地方政府支持下建起了自备电厂。

副市长宣布关停

记者了解到,联合国的支付方式是先收货后付款,这与我们国内预付款交易方式不同。这对于中小企业来说,无疑加大了资金压力,如果周转资金不足,就很难接下订单。昨天揭牌的中国联合国采购促进会正在考虑为中国企业提供担保,帮助企业缓解资金不足的难题。外交官建议跟联合国做生意按时供货是关键“成为联合国的供应商,必须注重交货时间、准确性和质量可靠性等方面的问题。不能因为签下的合同小就不按期供货。”麦守信会后接受记者采访时坦言,中国企业要与联合国做生意,除了语言等基础因素外,信誉是关键,这也是众多中国商品要通过国外中间商才能“走出去”的原因之一。

这却得罪了电网公司:一个用电大户这样“自发自用”,让“吃差价”的电网公司售电量大大减少——尽管电网公司没法给魏桥集团提供质量稳定、价格低廉的供电服务,何况,它还向周围居民低价供电。

6日,经济导报记者赶赴现场,滨州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宣传中心主任赵清华向导报记者证实,4日他们的确为此举行了一个简短的仪式。当地多家媒体和网站都转发了这则活动消息。新浪网滨州频道等还注明,是由滨州市委常委、副市长王文禄宣布的“关停”。

于是,电网公司与电力企业联合会、物价部门总结了魏桥供电“四宗罪”:违反《电力法》;环保不合格;安全性差;没有承担社会责任。

6日上午,在滨州工业园热电厂,多名工人都向导报记者证实,该厂已经停运,只有为数不多的留守工人。其余工人已经被转移分流至其他厂区,多数去了距此10公里外的魏桥“新电厂”。

魏桥集团的屁股或许该打,但这几大棒真真有些牵强。

中午时分,导报记者只看到三三两两的少量工人。3座冷却塔内看不到蒸汽,也听不到机器的轰鸣声。储存煤炭的货场,大门紧闭着,仅有两名保安值守。

先说违反《电力法》。1995年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力法》第十八条规定:电力生产与电网运行应当遵循安全、优质、经济的原则。电网运行应当连续、稳定,保证供电可靠性。第二十八条规定,用户对供电质量有特殊要求的,供电企业应当根据其必要性和电网的可能,提供相应的电力。而魏桥正是因为电网电价太高、不够经济,说停就停、不连续不稳定才自建电网的。且不说这部法律已有多条不适合当下经济社会发展需求,即便是违法,也是电网“违法”在先。

滨州工业园热电厂是入驻滨州经济开发区的首家热电厂,已存续近10年。2002年其开工建设,总占地212亩,投资7.3亿元。2003年3月第一台机组投运,2004年12月8台机组全部建成投运。自2003年投产至今,该热电厂累计发电71.7亿千瓦时,生产热能674万吨,自用热能451万吨。

接着讲环保。魏桥集团所用发电设备的环保优势,早已被专业人士肯定过。退一步讲,即便电厂不环保,国家价格管理部门和电网企业、电力企业联合会也没资格打下这一棒,自有环保执法部门出来说话。

在滨州市2009年度企业纳税贡献前200名排行榜中,该电厂位于第113位。

再来看供电安全。外行人不懂,听起来很忽悠人,事实上魏桥电厂是自己圈起来的小循环,不会妨碍电网企业的供电安全。并且,纺织设备对电能质量十分敏感,如果供电不安全,直接的反应就是纺纱织布断纱跳线,怕是成就不了世界最大棉纺企业。而向居民供电,本不是魏桥集团的商业计划,而是周遭居民希望分享这便宜且服务周到的电力资源。

魏桥近7亿元转手

最后说社会责任。国家电网电价体系包含了各种附加费用,魏桥集团所在的山东省,每一度电中含农网还贷资金2分钱、三峡工程建设基金0.7分钱、城市公用事业附加费1分钱、库区移民后期扶持资金0.88分钱等系列费用。魏桥集团供应给附近居民和企业的电价中没有涵盖这一块,所以被国家发改委官员指责未尽社会责任——就算魏桥集团减轻当地居民生活成本和企业生产成本不是为经济社会发展作贡献,履行社会责任对企业和公民也是选择性而不是强制性的,未尽也不必受责罚。

滨州工业园热电厂的关停,也意味着魏桥纺织与中海投资之间的协议已经生效。

当然,不该打下这几棒,并不意味着魏桥模式值得推广:单个企业做自己的小电网,自己平衡用电和发电,肯定不是配置电力资源的正确方向,还是应该将电网建设成高效的公共服务平台,将体制理顺,将服务标准化。魏桥供电模式其实是“逼上梁山”:魏桥集团2011年销售收入1600亿元,在册职工16万人,这样一个企业,无法承受霸气的电网动辄心情不好带来的压力,即使重新并入国家电网,稳定、优质的电力服务也依然是它的诉求。

6月中旬,中国电监会和国家能源局相继出台的《加强电力监管支持民间资本投资电力的实施意见》和《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资本进一步扩大能源领域投资的实施意见》表示,要平等对待各类投资主体,鼓励民营资本进入电力领域,并要在并网方面给予支持;同时,鼓励民间资本参与电网建设,对民间资本投资的电力企业依法颁发许可证。

国家电网与地方电力企业或自发电企业之间的矛盾,无关制度设计的根本,只是在具体执行中偏了方向。强势的供方,如真能考虑需方的利益和需求,自然会赢得客户的认可,也不会闹出这一场场纠纷了。

而就在人们以为张士平的“魏桥模式”获得首肯之时,魏桥却将位于滨州经济开发区内的优质资产卖给了中海投资。

6月15日魏桥纺织公告称,与其持有98.5%股份的滨州魏桥科技工业园有限公司一起,同中海投资订立了资产转让协议,拟以6.985亿元向其出售位于滨州经济开发区的资产,主要包括额定装机容量180兆瓦的热电厂以及其他配套资产和物业土地使用权。

魏桥电力板块盈利能力一直良好。据魏桥《2012年度第一期短期融资券募集说明书》显示,其热电业务的毛利率2008年和2009年都在30%以上,2010年和2011年前9个月分别为24.18%和23.51%。

不在淘汰范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