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合理的经济结构就很难实现工业化,我国已经成为推动世界跨国直接投资增长的主要动力

 纺织皮革     |      2020-05-06 21:34

促进对外直接投资是经济发展新常态下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充分利用国际市场和资源促进产业结构调整,加快培育国际经济合作和竞争新优势的迫切要求;是实施“一带一路”倡议推动新型经济全球化,使我国成为“世界和平的建设者、全球发展的贡献者、国际秩序的维护者”的重要体现;也是实现十九大提出的“到本世纪中叶成为综合国力和国际影响力领先的国家”这一宏伟目标的战略需要。2017年我国对外直接投资出现严重下滑,1—10月新增非金融类直接投资863.1亿美元,同比下降40.9%;其中流向制造业的投资下降44%,流向装备制造业的投资下降47.9%。一方面反映出前一时期宏观调控政策取得成效,非理性投资得到遏制;另一方面也反映出,由于一些片面模糊认识所造成的政策舆论导向偏差,以及企业对外投资面临的外汇管制、融资困难、投资审查周期长等不利因素的影响。为此,应正确认识我国现阶段对外直接投资的形势以及对外投资在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中的重要战略地位,促进对外投资持续健康发展。

在实体经济与创新论坛上,专家热议——实体经济结构性失衡仍待破解

新华社杭州1月28日电 题:创新体制机制提升发展质量——2017年长三角推进高质量发展观察

现阶段我国对外投资呈现良好发展态势

图片 1

新华社记者 商意盈、何欣荣、刘巍巍

十八大以来,我国企业对外投资实现了量质齐升。对外投资结构日益优化,国际化空间不断拓展,企业综合实力显着增强,国际产能合作和境外经贸合作区建设取得积极进展,“一带一路”建设扎实推进。通过对外投资有效组合了全球生产、服务和创新要素,为推动我国经济保持中高速增长、迈向中高端水平发挥了战略支撑作用。

结构性失衡,是当前我国实体经济面临的一大问题。从经济学角度讲,经济结构的合理化比经济总量的不断扩大更为重要。专家表示,没有合理的经济结构就很难实现工业化,因此我国仍然需要大力推进产业结构调整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逐渐消除实体经济中的结构性失衡问题——

刚刚公布的区域经济数据显示,2017年长三角两省一市经济保持平稳较快发展的同时,呈现出“老底子”愈加夯实、新动能强劲发展特征,高质量发展稳步推进。

第一,我国已经成为推动世界跨国直接投资增长的主要动力。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之后,发达国家陷入经济增速低迷、对外投资乏力的困境,全球跨国直接投资呈现大幅波动。我国对外投资却始终保持了强劲增长态势,成为拉动全球FDI增长的新引擎,由此改变了世界跨国直接投资一直由发达经济体主导的历史,开创了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双轮驱动的新格局。2012年以来,我国连续5年成为全球跨国直接投资前3位的国家,也是对外投资最多的发展中国家,对全球FDI流量的贡献率达20%左右。2012-2016年期间,我国对外投资流量由878亿美元增长到1961.5亿美元;对外投资流量累计6600多亿美元,年均增长22.3%;对外投资流量由世界第3位上升到第2位,实现连续14年快速增长,全球占比达13.5%。截至2016年底,对外投资存量由5319.4亿美元增长到13573.9亿美元,由世界第13位上升到第6位,占全球存量的份额由2.3%上升到5.2%。

“没有结构合理化根本谈不上工业化”“新时代的实体经济只有创新”“我们不能再走美国去工业化和再工业化的老路”……近日,中国企业投资协会组织的实体经济与创新论坛召开,厉以宁等专家学者纷纷对我国实体经济建言献策。

提升传统产业“老树”发新芽

第二,逐步形成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双向拓展的全球投资布局。截至2016年底,我国共有2.44万家境内投资者在境外设立企业3.72万家,分别相当于2012年存量的1.5倍和1.7倍,分布的国家和地区由179个增加到190个,全球覆盖率达81.2%。长期以来,我国对外投资以发展中国家为主,但近年来对发达国家投资增幅较大,反映出我国企业全球化布局的能力不断提高。2016年我国流向发达经济体的投资总额达368.4亿美元,同比增长94%。2016年我国对美国投资169.81亿美元,同比增长111.5%,占对外投资总额比重8.7%,其中我国企业对美国实施并购项目164起,实际交易金额354亿美元,是并购活动最多的国家。2016年我国对欧盟投资99.94亿美元,同比增长82.4%。境外企业也为促进东道国经济发展做出了积极贡献。2012—2016年中国企业累计在境外缴税1372.5亿美元,提供就业岗位年均超过100万个,多数境外企业为东道国培训技术人才、开展公益服务,促进了当地社会、文化、医疗、教育事业发展,成为当地的标杆企业。

全国政协常委、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名誉院长厉以宁表示,结构性失衡实际上讲述了一个经济学上的重大问题,结构比总量更重要。“从根源上看,结构性失衡跟旧体制有关。在行政主导的情况下,地方相互攀比,形成了旧模式的重演,不可能形成真正的结构协调。”厉以宁说。

位于无锡东港镇的红豆热电厂,原有的两台锅炉是2004年建设的,热效率较低且不能适应热负荷增长需求。2017年,该厂淘汰了原来的两台旧锅炉,改建高温高压的流化床锅炉,改造后每年可减少5000吨标煤。

第三,投资结构由资源获取型向技术引领型和构建全球价值链转变。企业通过对外投资正在加快形成面向全球的贸易、金融、生产、服务和创新网络。2016年,我国对外直接投资存量规模上千亿美元的5大主导行业包括租赁和商务服务、金融、批发和零售、采矿和制造业,占总量的比重分别为34.9%、13.1%、12.5%、11.2%和8%。2016年,租赁和商务服务业、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服务业、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对外投资分别增长81.4%、173.6%和26.7%,占总量的比重分别达33.5%、9.5%和2.2%。截至2016年底,我国服务业对外直接投资额10360.4亿美元,占存量的76.3%,且主要集中在生产性服务业领域。此外,许多制造企业通过在国外设立研发设计中心、运营中心、物流中心等来构建全球价值链和供应链体系。2017年1—7月,租赁和商务服务业、批发和零售业、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服务业占对外投资总额比重分别达28.7%、12.9%和11.2%。与此同时,2012—2016年采矿业投资由135.4亿美元下降到19.3亿美元,占总量比重由15.4%下降到1%;降幅由-6.2%下降到-82.8%。说明传统的资源获取型投资导向已经得到改变。

“另一个造成结构性失衡的重要原因,是大干快上。”厉以宁表示,每次经济平稳一些就开始大干快上,和地方政府的攀比结合在一起,形成了很难解决的问题。

江苏火电发电量、钢铁、水泥产量均居全国前三,化学纤维产量占全国的30%,煤炭消费总量位居全国前列。面对环境容量超载、环境负担过重的客观现实,“压钢减化”是必然选择。

第四,对外投资对于拉动外贸出口、促进产业转型的作用越来越突出。随着国际产能合作和装备制造业合作稳步推进,我们有效实现了国内富余产能转移,同时带动了装备、零部件出口及国内先进技术、标准、服务、品牌走出去。2012—2016年,通过对外投资合作累计实现境外销售收入7.2万亿美元,带动进出口1.9万亿美元。2012—2016年,我国制造业对外投资累计653.5亿美元,企业在境外建设了一批钢铁、水泥、有色金属、汽车、机械、纺织、化工等生产基地。2016年,我国制造业投资额290.5亿美元,同比增长45.3%,占总量比重14.8%;其中装备制造业投资同比增长41.4%,占制造业投资的49.1%。

他举例说,1840年鸦片战争时,中国的人口比英国多得多,总产值比英国高,消费也比英国多,但是不分结构的话,总量是个空架子。当时英国的产业革命已经进行了70年,主要的产品是蒸汽机和各种机器设备,英国也产棉布,是用机器制造。中国主要的产品是农产品,出口的是茶叶、丝绸,也有手工纺织的棉布,两相一比,高下立现。

积极落实“三去一降一补”,长三角地区传统产能提升正在轰轰烈烈进行中。此前,杭州钢铁集团坚定推进去产能、调结构、促转型,用150天时间全面安全关停了杭钢半山钢铁基地,平稳分流安置1.2万人,成为去产能的范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