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威的创业共青团和少先队研究开发的智能水果去核机器人操作简易,并就七院及法国首都市研究部发展难点对其开

 通讯产品     |      2020-03-15 05:59

  黄桃罐头好吃,但人工去核却是枯燥和辛苦。怎样才能实现黄桃罐头生产产业的自动化?东北大学计算机科学与工程学院研究生刘浩带领创新团队,研发了一款自动黄桃去核机——果核机器人,可以代替人工,一分钟去核50颗,相当于8个劳动力的工作量。4月19日,沈阳晚报、沈阳网记者就此进行了采访。

图片 1

在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各研究院当中,七院的名号也许不是最响亮的。这个于2005年1月25日才由原062基地更名而成的四川航天技术研究院,由于历史等种种原因,一直找不到扩大发展的突破口,因此,曾一度停滞不前。但是,近两年来,随着院领导班子的调整、发展战略的正确制定,七院进入到了良性发展轨道,焕发出强劲蓬勃的生命力。特别是2006年4月16日北京研究部揭牌以来,走出成都的七院更是成了航天系统内的高频词汇,受到了广泛的关注。5月12日上午,记者在航天七院北京研究部的会议室里见到了院长助理兼北京研究部负责人刘笃行总经理,并就七院及北京研究部发展问题对其进行了专访。外表干练、极富亲和力的刘总谈吐儒雅、条理清晰,谈及七院的发展变化,刘总如数家珍,沉静、理性的声音中饱含着对七院、对我国航天事业的巨大热情和对航天学子的殷殷期望。  

  果核机器人一分钟可去核50颗

  

领跑新时代:研发先行,创有影响力的宇航研发机构

  果核机器人在世界上早有出现,而刘浩团队研究的果核机器人将图像识别技术、传统机械技术和电子控制技术相结合,破解了传统机械技术破坏果肉营养及品相的难题:摄像头拍摄黄桃截面照片,获取图像信息;控制芯片处理图像信息后,自动调整黄桃位置;最后去核机械臂启动,从黄桃中分离出桃核……

  刘浩,东北大学计算机系统研究所研究生。本科三年级他就开始了创业之路,并在研究生阶段组建了一支创业团队,团队核心成员包括东大机械、计算机、控制工程、工商管理等多个专业的在读研究生。2015年,在学校的扶持下,刘浩注册成立了沈阳东之昕智能科技有限公司。公司以生产智能科技产品为主,主要研发劳动密集型生产线相关的工业机器人。

中国航天事业的发展思路里很重要的一条就是要加强预先研究,这一点,梁思礼院士曾经在其“关于加速发展中国航天事业的建议” 中提到。在这样一个大前提下,七院新一届领导班子确立了新的定位和新的发展战略,充分重视研发在航天事业发展当中的先锋作用,加速七院由生产制造型向科研生产经营型的转变。将原位于重庆的机电设计院迁至成都,构建起拥有200多名研发人员的较大规模研究发展中心,该中心未来还将扩编180人。七院下属的各个单位也都拥有独立的研发机构。重视研发的效果不久之后即显现了出来,前段时间通过某竞争性战术武器的研发,七院在国际、国内两个市场开拓中取得了可喜进展。“具有无比包容力、意志力,充满朝气、活力和创造力”的七院人没有因此而沾沾自喜、止步不前,相反,在亲身体验到研发的重要意义之时,他们明显感觉到囿于历史上的“天府之国”已经不能满足其未来发展的需要。未来走向哪里?七院人放眼全国,首都北京成为不二选择。首先,作为首都,北京是国内航天信息高度集中的地区;其次,北京云集大批航天系统内的知名老教授、老学者和技术骨干,他们是极其宝贵的“智囊团”和航天精英;最后,北京是全国文化教育中心,高校众多,例如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北京理工大学、清华大学等,这里汇聚了大批有志于投身航天事业的青年人才。高瞻远瞩的七院领导班子适时作出英明决断:迈出“天府之国”,走进北京,成立北京研究部,做新时代研发的领跑者。敢想就敢做,在论证可行性之后,刘总带领团队从2005年10月起开始着手北京研究部的筹建工作,今年四月终于顺利完成,如期揭牌。刘总表示,北京研究部将与该院成都本部已初具规模的研发中心相辅相成,优势互补,形成具有该院特色的研发队伍。具体说,北京研究部是本部研发中心的领跑者,充分利用最新最前沿的信息,以需求为牵引,在第一时间将研发与市场紧密结合,成为国内有影响力的宇航产品研发机构。

  “我们研制的果核机器人单台机器一分钟可去核50颗,相当于8个劳动力的工作量;人工去核果肉留存率仅为85%,而果核机器人超过90%,既提高了生产效率,又节省了大量成本。”刘浩说。目前,该果核机器人技术已成熟,正逐步投入市场,已与相关罐头企业建立了合作。

  项目介绍:

术业有专攻:集中力量开发新概念宇航产品,促进空间技术产业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