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妹的电话是在地震发生后的几分钟后打来的,以半个版的篇幅介绍了河海大学的水利工程学科

 通讯产品     |      2020-04-03 09:43

2月11日的《金陵晚报》在“探访南京最牛学科”系列报道中,以《河海大学牛学科----实验室里造巨浪》为题,以半个版的篇幅介绍了河海大学的水利工程学科,全文如下:   众所周知,中国的水资源总量较大而利用率较低。如何利用这笔大自然给与的财富?历代中国人都在想办法。   在南京有一所高校,被誉为中国水利专家的摇篮,这就是河海大学。在教育部学位中心的学科评比中,河海的水利工程专业名列全国第一,得分比第二名高出4分。昨天,学校有关老师向记者介绍了属于这个学校的精彩。 设计“调压井”为高坝支招  建国以来,我国修建了8.6万座水坝。近年来,随着“西部大开发”的步伐,建设了一系列堪称“世界第一”的水电站:大渡河上游的双江口水电站是世界最高土石坝、也是世界第一高坝;四川雅砻江的锦屏水电站是世界第一高拱坝;澜沧江下游的糯扎渡水电站是世界第一高粘土心墙堆石坝;湖北清江的水布垭水电站是世界第一高面板堆石坝……   河海大学为这些世界级的大坝开展了基础理论研究和科技攻关,其成果为大坝设计提供了重要的指导作用。   拿双江口水电站举例,坝高有322米,一旦打开水坝,奔涌的高速水流水头足够把墙壁打个大洞。大坝里一般设有多达十多个水轮机,但水轮机并不总是全部打开的,而是根据水流状况和实际需要进行调节,在调节时,水流瞬间发生变化,对结构物产生很大压力。   如何缓冲这股压力?河海大学水利水电工程学院为此设计出了“调压井” ,在结构物旁边修建一个“井”状通道,对水流产生缓冲作用。他们通过计算,设计出不同的 “调压井”模型,应用于不同的水电站。对于“瞬变流”特别大的地段,还设计出“多级调压井”,有效攻克了这一“世界难题”。      实验室里模拟暴雨、海浪   说到实验室,多数人的联想就是小房间里摆放着各种精密仪器。但如果你走进河海大学的实验室,这一印象将被彻底颠覆。   河海大学90 周年校庆前夕,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来到该校,他站在面积达7000多平方米的试验大厅中间,面对数百平方米的波浪池,不禁感叹:“河海大,实验室也大!”   在寸土寸金的南京,建立如此大面积的实验室需要巨额资金投入,但这是必要的。学校介绍,建水坝是一项系统工程,河水流量、含沙程度、河道地形等许多因素需要综合考虑。在实施工程前必须在实验室里进行模拟。   众所周知,天气对河流的影响很大。一旦降雨,雨水会冲刷河流两岸的坡面,土质不同,产生的水流与含沙量也不同。   但天气情况是相当复杂的,护坡的“产流产沙”量如何估算呢?河海大学的“人工降雨实验室”就帮了大忙。这个实验室的屋顶布满水管,水管上有许多大小不一的筛孔。根据需要,这个屋顶可以模拟强度不同的降雨,无论狂风暴雨还是绵绵细雨,都能方便地呈现。实验人员只要按比例缩小,做出河道的模型,再经“ 雨水”冲刷,就能方便地获得数据,供工程设计师参考。   类似的还有泥沙实验室、航道实验室、工程水动力实验室等。实验室用到的不少仪器都是世界最先进的,比如有的可以用激光测量水流速度,大大提高了实验数据的科学价值。   每研究一个大型水电项目,河海的教授、研究生们都要在实验室里进行各种模拟。通过实验室检验的“产品”才能投放到实际工程中去。      给三峡大坝当医生的院士    作为国家发改委批准建设的全国唯一的“水资源高效利用及工程安全国家工程研究中心”,河海大学当仁不让地在“三峡工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毕业于该校、并长期在校任教的吴中如院士担任了三峡工程的安全监测专家。为了确保工程万无一失,三峡水坝建设时,周围预埋了很多“传感器”,这些仪器可以监测水底结构的温度、变形情况、位置移动、承受的压力等,从而预防大坝可能产生的破坏,防患于未然。“传感器”埋在哪里非常重要,位置不对可能会对一些漏洞“视而不见”。这些都要靠专家的眼力、经验以及系统论证。   吴中如院士举例说,1959年12月,法国马尔巴塞坝因为没有配备足够数量的观测人员和仪器,对大坝安全监测工作掉以轻心,致使大坝在暴雨中溃决。溃堤后水库内洪水汹涌而下,股宽1公里、深 7~15米的巨流以每小时70公里的速度直冲下游,坝下5公里处的费雷茄斯城在45分钟之内变成了废墟,8公里处一座兵营500名士兵全部遇难身亡。   吴院士还介绍了佛子岭水库应用“大坝安全综合评价专家系统”取得的综合效益。经过分析论证,佛子岭汛期限制水位从113米提高到118米,每年增加蓄水量8000万立方米,增加发电量300万度,增产粮食 4000万公斤,应用3年产生直接经济效益1245万元。近年来,吴中如院士的科研成果累计直接产生经济效益达4亿多元。 新闻附件: “水利工程”下属5个学科   “水利工程”为一级学科,下设水文学及水资源、水力学及河流动力学、水工结构工程、水利水电工程、港口航道及海岸工程5个二级学科。这5个学科涵盖了水利工程的方方面面。   水文及水资源方向:摸清各地水文情况,根据水资源利用条件,判断当地的水资源是否属于水电开发的“优良资产”,有没有投资价值。   水力学及河流动力学方向:研究水流速度以及含沙量对河道可能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水工结构工程方向:研究水坝结构物是否稳定、抗震指标是否合适;对遭破坏的水坝进行诊断,分析原因。   水利水电工程方向:研究如何设计水电站厂房结构,如何利用水电站调节流速。   港口航道及海岸工程方向:研究如何对港口、航道及海堤进行建设和维护。   这里走出13位两院院士   在学校工作或学习过的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院士有:全国政协原副主席茅以升、全国政协原副主席钱正英、“中国联拱坝之父”汪胡桢、中国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副院长黄文熙、长江水利委员会技术委员会主任文伏波、中国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高级工程师汪闻韶、清华大学水电工程系教授沈珠江、长江三峡工程开发总公司原总经理陆佑楣、长江水利委员会总工程师郑守仁、武汉大学水电学院教授茆智、河海大学原校长严恺及教授徐芝伦、吴中如等。

四川雅安芦山县的地震灾情牵动着师生们的心。地震发生后,学校第一时间排查了解雅安籍学生家庭受灾情况。经排查,我校5名来自雅安地区的学生中,有4名本科生、1名硕士研究生。截至目前,5名学生均已与家人取得联系,家中均无人员伤亡,但有两名学生家中房屋受损严重。学校密切关注5名学生的情况,开展慰问并做好心理疏导工作。记者电话联系到了其中两位雅安籍学生,他们讲述了地震当天的一些细节。

校学生会自本学期以来开始实行;轮值主席制。学生会主席团成员以一个月为单位,轮流担任;轮值主席,组织推进当值期间的日常工作和重要活动。据悉,这是我校学生会成立以来首次推行;轮值主席,是学生会管理制度改革的一项新尝试。 主席团成员在提交担任轮值主席的申请后,经校学生会讨论通过,即可担任轮值主席。轮值主席当值期间不仅要做好校学生会的日常工作,还要推进校院联动,每月与各个学院学生会进行交流,更好地促进了院学生会对校学生会的管理方法、管理团体的认识和了解,从而促进各学院与校会之间的合作与联动。 作为;轮值制推选出的第一位执行主席,殷敖同学近一个月的;轮值主席试行中,推进校学生会的各项活动,调动校学生会内部资源,加深与各学院学生会的合作,开展了校园文化产品;楚才卡活动、加强学风建设及反对餐桌浪费的;光盘行动也正在进行中。谈起;轮值主席的初衷,校团委负责人表示,学生会主席充当着校学生会干部中的主心骨。实行校会主席团轮值制的目的不仅是为了培养一个有能力的学生,而是要提高学生干部的整体素质和能力,让更多有能力的同学在校会这个大平台上展示自我。主席轮值给了更多学生干部服务同学的空间和机会,也给了同学们见证干部能力和水平的舞台。在明确职责的同时,;轮值主席制度将;平台和;舞台合二为一,将校学生会管理职能与学生干部自我价值的实现加以契合,充分调动了学生干部积极性,促进了校学生会日常工作的开展。 校学生会主席团的学生干部们纷纷表示希望能作为执行主席展现自己的能力,扛起为广大同学更好地服务的责任。责任编辑:胡琼

数学院艾何勇:家里房子开裂,第一感觉就是;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