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争其用大方无偿的学术成果得到大数额受益,  陈建宪 华西等地质大学范大学哲高校教书

 通讯产品     |      2020-05-01 20:40

访谈嘉宾

  《中华纸业》4月18日讯

  科技日报4月17日三版讯到2016年4月16日,有近16000名研究者在“知识的代价”网页上签名。他们以这种方式和大型国际出版集团爱思唯尔划清界限。

  王宪昭 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文学研究所研究员

  《中华纸业》:首先,祝贺邱校长获得国家技术发明奖,同时也非常高兴有机会代表《中华纸业》对邱校长进行采访。请问该技术的主要研究背景和意义是什么?   邱学青:当前,环境污染问题日益严峻,越来越受到人们的重视。对于水污染,工业废液排放是造成水污染的重要原因。基于造纸行业背景和木质素研究难点,我们团队在“杰出青年基金”、“973”、“863”及“十一五”、“十二五”等项目的支持下,进行了20年的研究工作。我们针对以往造纸废液处理中存在的不足,并从可持续发展的角度考虑,采用资源回收的方式即对造纸黑液中的木质素进行化学改性以实现资源化利用的方式处理,不仅解决了废水污染问题,而且将工业排放物变废为宝,实现生物资资源的高效利用。我们选择木质素高值利用这个课题的意义也就在于此,一是经济效益,变废为宝;二是改善环境,减少排放;三是社会效益,促进可持续发展。   

  这是科学共同体对跨国期刊出版商的抗争,抗争其用学者免费的学术成果牟取高额利润,用商业化运作为学术的正常传播筑起高墙。

  陈建宪 华中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

  《中华纸业》:近年来,木质素的研究也是业内的一项热点。您所带领的华南理工大学团队2007年和2015年两获国家技术发明二等奖,你们团队的研究有哪些成功的地方?   邱学青:学科交叉可以促进新成果的产生。化工与轻工专业在华南理工大学有悠久的历史,是传统的优势和国家重点学科。造纸等轻工学科用到的很多技术手段也是来自于化工基础,现在各学科之间的交叉也越来越多。华南理工大学拥有制浆造纸工程国家重点实验室,其中的“工业木质素资源化利用研究室”是我们的依托基地,此外我们的研究还依托了广东省绿色精细化学产品工程技术研究开发中心、广东省高校产学研结合示范基地——“木质素可再生资源产学研结合示范基地”等。团队的合作非常重要。我们团队从1995年就开始研究木质素的改性和高值利用,目前团队有5名教授、5名副教授、1名助教、1名师资博士后、4名博士后、11名博士生、54名硕士生。团队人数已达80人,可以说是世界上研究木质素最大的团队之一。同时在学术领域我们团队也是最活跃的之一,我们在木质素应用研究领域的论文发表量是世界上最多的团队之一。相比于国内外其它研究团队,我们研究比较早、时间长、基础牢,逐渐积累了自己的优势,无论在基础还是应用,我们都有人在从事研究。目前的研究在某些领域国际上也是领先的,在木质素纳米材料、化妆品的应用等领域,我们都有了阶段性的成果。   

  大型出版商将技术手段运用到学术出版领域,搭建在线出版和阅读平台,将分散的学术资源汇集成数据库,当然是做了一桩好事;问题在于,它们从学者处获得知识产品的版权后,将其打包高价出售给科学共同体,价格甚至高到大学图书馆和科研机构难以承受的地步。

  蒋明智 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

  《中华纸业》:结合您的研究领域,请简要分析一下目前在环境保护和综合利用方面制约造纸行业发展的主要难题?您认为未来哪些环境保护和综合利用技术将引领行业的转型发展?   邱学青:随着新的《环保法》、“水十条”等政策的出台实施,造纸行业在环保和减排方面的压力将进一步加大,国家相关部门不断出台环保政策,引导和推动整个行业的环境保护,尤其是造纸废液的处理,因此造纸废水处理将是一个关键。采取合适的方式才能既处理好废水问题,又提高经济效益。本项目成果碱木质素及黑液的改性利用技术是解决这一问题的办法之一,是一种符合要求的绿色化技术。随着木质素产业化的发展,相信在不久的将来造纸企业中可能出现木质素产品带来的经济效益高于浆纸经济效益的情况。木质素在造纸行业将会受到越来越多的重视,木质素的改性利用技术开发应用将是行业转型的关键之一。   造纸清洁生产技术的应用、新型高端造纸装备的开发应该也是引领行业转型的关键。从传统用纸转向特种纸品开发也是提升目前行业经济效益的新途径。此外,造纸行业还可以通过大数据分析,为行业的发展、决策提供可靠的依据;利用当前的“互联网+”工具开拓新市场,实现销售突破。   

  于是也有了类似Sci-Hub这样的网站。创办者高呼“扫除科学道路上一切障碍”,“黑”了各大出版商数据库,实现了4800多万篇论文的免费下载。

 田兆元 华东师范大学民俗学研究所教授

  《中华纸业》:在和造纸企业合作推广应用该技术方面,你们都做了哪些工作?   邱学青:我们重点考虑如何把黑液中的成分全部利用起来,一是不再进行分离,节省成本;二是不再二次排放,造成污染;三是不能对最终产品的性能造成影响。满足了这几条,产品才有更好的性价比,否则经不起市场的考验,也得不到企业的认可。在造纸企业方面,我们最早曾与广州造纸厂、石岘造纸厂及泉林纸业等企业有过合作。我们也帮助造纸企业认识木质素的作用,帮助造纸企业了解更多有黑液需求的客户,在上下游企业间起到技术媒介作用。现在有几十家造纸企业给我们送来样品,我们也扶持了一些中小制浆企业与精细化工企业进行工业木质素精细化加工。   

  “这是侵犯版权!”出版商们已经对网站主要运营商提起诉讼。而Sci-Hub也有了中国版本,其网站上,运营者这样写:“纯公益网站,旨在支持中国的科研事业!”

  中华创世神话,是中华民族的宝贵精神财富之一,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精神遗产之一。当下,重新审视中华创世神话带给今日中国哪些有益的文化营养,带给今日国人哪些深刻的文化反哺,带给转型中国哪些绵延的文化动力,具有特殊的时代意义和价值。

  《中华纸业》:对于造纸企业对黑液的利用,您有哪些看法?   邱学青:造纸厂是出原料的地方,但是对木质素的用途并不很了解,很多时候黑液是被当作废料卖出的,纸厂也不太重视黑液原料的稳定,卖出的黑液中往往还含有较多的杂质,满足不了作为化工原料的要求。如果木质素也能卖到像木浆一样的价格,甚至更高,对企业来说就会有动力。对造纸企业来说,首先要正确认识木质素,了解木质素的用途,稳定与提高黑液的质量,这样才会有更多的精细化工企业来购买黑液;另外,造纸厂如果有能力,可以自己对木质素的改性应用做一些研究,做一些精细化加工,也是转型升级的办法。当然这需要逐步实现,目前市场还消化不了那么多的黑液和木质素,企业可以选择将部分黑液做碱回收燃烧,然后拿出部分黑液进行改性加工,逐步突破瓶颈、扩大黑液的改性加工量。这样才能更好地发挥木质素的作用,同时不影响企业的正常生产,推动企业的可持续发展。

  “资本最大限度追逐利润的本性决定了出版商将知识视为商品。”烟台大学人文学院副教授丁大尉和清华大学科学技术与社会研究所教授李正风曾撰文指出,在知识的扩散链条中,知识产权的转让是维持科学信息垄断经营模式的重要环节,科学家在发表知识成果的同时往往被迫签订著作权转让协议,而出版商则利用产权转让关系通过“销售”科学知识产品攫取高额利润。

积淀祖先生活经验与哲思

  《中华纸业》:在这方面您对大型制浆造纸企业有哪些建议?   邱学青:木质素一定要重视,是宝物不是废物,企业一定要投入资金进行研究。不同企业可以根据实际情况分步开展。目前市场对木质素的需求量还有限,企业可以还是以碱回收为主,逐渐拿出一些黑液做为产品销售。另外,有实力的企业,可以自主研究产品,向下游企业输送稳定的原料,把黑液原料的附加值提高,实现多元化的经营。再有条件的企业,也可以自己成立精细化工企业,尽管企业规模与制浆相比不算大,但是经济效益会很高、发展前景广阔,当然这需要企业不但要掌握原料和技术,还要对下游行业很熟悉才可以。未来,行业协会可以搭建一个平台,把上游造纸企业、高校和下游化工企业聚在一起,共同开发新产品。

  然而,创新型社会的发展,又要求知识以更快的速度交流和共享,要求知识能够回归“公有性”的本质,而不是被束缚在商业垄断的高墙之内。

  记者:古老的神话艺术,尤其是创世神话,是在整个人类物质生产水平比较低的情况下产生的,这一点马克思有过专门的论述。从艺术社会史的角度来看,神话的功能可能远远超出了艺术的维度。怎么理解这种超越,是今天的我们增进创世神话现代理解的某种前提。

  《中华纸业》:目前行业存在共性问题,科技成果不少,但转化为生产力的不多。这与创新体系有一定的关系,请结合您的切身体验,谈一下如何加快科技成果转化为生产力?   邱学青:科技转化为生产力方面,我国与国外的情况有些不同,国外研究只要把研究成果做出来交给企业,企业就可以把后面的工作接下来;但是国内企业往往需要我们完成从技术到设备调试、工艺优化一揽子的“交钥匙工程”,对科研团队来说工作就会更辛苦。需要前期找项目,后期还要帮助企业做生产,投入的时间会很多,工作量会更大。首先,从实现技术应用的角度出发开展研究。除了基础性的探索研究,研究应更多的关注行业中存在的技术问题,这样研究才具有较强的应用背景,这也是项目研究的出发点和根本,不管项目进行到哪个阶段,都不能忘记研究的初衷与目标。这样才能在成果取得突破后,得到行业的认可,从而实现技术成果转化为生产力。其次,了解应用中面临的问题。研究过程中多与企业交流,了解行业动态、企业的真正需求。在项目开展过程中,我们团队研究人员走访了国内几十家纸厂、浆厂,了解、总结企业的需求和难题,并从不同的浆厂带回几十种黑液,作为项目开发研究的第一手原材料。同时,我们与碱木质素、黑液改性生产和应用的下游企业沟通、交流,深入生产一线,了解碱木质素、黑液改性生产、在不同行业中应用存在的问题。从企业带回的问题就是我们项目需要攻克的难题,企业的难题往往隐含了经济效益方面的问题,如果这些问题得到解决,部分的经济效益问题也就解决了,这样开发出来的技术成果更能获得企业的认可,转化为生产力的过程就会更顺利。第三,充分发挥优势,调动资源。在研究过程中,充分发挥高校和企业各自的优势,建立产学研技术创新体系。高校的优势在于有很多高素质的研究人才、拥有先进的分析测试仪器,是技术创新重要的源头;企业在生产、推广应用及市场信息等方面有自己独特的优势。只有将两者的优势结合在一起,才能在更短的时间内实现技术的突破,并实现应用。最后,需加强中小企业技术队伍的建设,如果企业有较强的技术队伍,新技术新成果就容易被企业采纳应用,并转化成生产力。反之,再好的科研成果也难以在企业实施推广。

  进入21世纪后,“开放存取”的交流理念日益深入人心。这一理念主张,将论文的发表依托于网络媒介,从而建构一个独立的、真正服务于科学研究和学术交流的学术期刊出版体系。

  陈建宪:这个问题涉及神话学的两个焦点:一是发生学,二是功能。

  《中华纸业》:近期,石油价格一直走低,木质素产品是否能有优势?   邱学青:产品主要看性价比,企业主要看经济效益,社会发展还得考虑可持续。例如我们做的农药分散剂,过去这类产品都是进口的,价格高,但是我们的产品,不但价格便宜,而且效果更好,数据对比很有优势。短期而言,石化产品的价格波动会影响到以木质素为原料的精细化工品。但是长远来看,石化资源是在逐渐减少的,这个趋势不可逆,与石化产品相比,木质素是可再生资源,在可持续方面的优势还是非常明显的。另外,木质素有它独特的分子结构与特有的功能,同时具有良好的生物相容性与环境相容性等,这也是石化资源产品难以比拟的。目前我们研究的应用领域包括三大类,一是工业表面活性剂,包括一些特种表面活性剂;第二类是材料类,包括纳米材料、复合材料等;第三类是生物能源与化学品。目前我们的成果也仅是为木质素的研究开了头,未来还有很多很多地方需要钻研和突破。得奖不是我们的最终目的,而是要把木质素的作用充分开发出来,广泛应用起来,为人类的可持续发展贡献自己的力量。

  它背后的精神,也与“知识共享”的理念暗合。“知识共享”是一场围绕版权而展开的“信息解放”运动。在版权专有和彻底去版权的公共领域之间的灰色地带,在法律的框架之内,它试图开拓出一个灵活自由的知识分享空间。

  先说发生学。马克思曾以希腊史诗为例子,论证物质生产与艺术生产之间的不平衡关系。从神话学角度看,有两点值得注意:第一,神话与史诗分属两个不同体裁。神话是关于神的故事,是信仰的组成部分;史诗是英雄传说,主要用于娱乐。第二,马克思主要讨论神话与自然的关系。但神话内容并不限于自然,越到后世,社会力量对神话影响越大。所以,恩格斯强调,一切宗教都不过是支配着人们日常生活的外部力量在人们头脑中的幻想的反映。可见,神话的发生,除了自然力外,社会力也是重要的因素。

  “在拥有权利与放弃权利之间,不是非此即彼、二元对立的关系。”华南理工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刘忠博研究知识传播,他告诉科技日报记者,“著作权”的概念并没有限制著作权人分享其作品。实际上,可以在保有著作权人权利的同时,将作品的复制、传播向社会开放,将知识视作一种“分享财产”。“人们不贩卖或放弃自己的权利,而是以分享的方式来传播自己的作品。”

  再说功能,神话是一种综合性的文化现象,其社会功能必然超越艺术的维度。首先,神话是一种信仰。一个群体将某种对象膜拜为神,必有这个群体共同的精神需求。如当代祭祀黄帝、炎帝等祖先神,就寄托了中华民族同根同源的骨肉之情。这些神话与信仰,对增进中华民族向心力、凝聚力有不可替代的作用。其次,神话是具有鲜明民族特点的文化符号,独一无二且不可再生,成为当代文化建设的难得资源。许多神话元素都进入了景观设计、游戏设计、影视动漫等文化产业之中。其三,神话在史学、民俗学和民族学等领域有着特殊的学术价值。最后,神话有启迪智慧的功能。它积淀着祖先的生活经验与哲思智慧,如人类源于同一个母亲、善待动植物和陌生人、以仁治国等观念,可以说是永恒的智慧。当然,作为一种叙事艺术,“神话+当代技术”也必会给我们不断带来惊喜。

  新闻传播学科国家社科基金首批资助期刊《国际新闻界》,目前已经实现期刊论文全文免费上网。“我们不靠杂志赚钱,不如全面开放,让更多人能够读到。”该期刊主编、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教授刘海龙表示。由于期刊运营获得国家基金支持,对于论文的分享,他们表现得更加“慷慨”。  

对现实困境的最大超越

  “可以让那些得到公共部门资金支持的期刊先行开放,将期刊文章免费上网,然后逐渐推而广之,打造高质量的公共数据库。”刘忠博指出,大型出版商对数据库开价之高,成为世界著名大学图书馆不可承受之重;要改善这种状况,学术共同体必须有所行动,与大型出版商进行抗争。“需要学界和政府相关部门共同来思考,探讨建设这种数据库的可能性。”

  记者:类似夸父追日、后羿射日等中华创世神话,体现了早期人类的追求与梦想。正是因为在现实中无法实现,所以在神话中加以体现,于是我们有了关于理想与梦想、追求和探索的隐喻。

  这样的公共数据库,已经显现出了它的作用,它降低了普通人获得科学文献的门槛,拆掉了知识流通的高墙。刘忠博举例说,美国马里兰州高中生杰克·安佐卡设计了一套能够准确快速检测胰腺癌的方法,而他所需的医学文章,大部分来自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的免费文章。通过这些分享,无法获得商业数据库使用权的人,同样能“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推动社会创新。

  蒋明智:神话是人类童年时期的梦想,是原始人的“白日梦”。这种梦想是以极度低下的生产力所造成的现实匮乏为基础的。马克思早就说过,神话是通过幻想,经不自觉的艺术方式,所加工过的自然界和社会形态,因而,随着这些自然力实际被支配,神话也就消失了,“在避雷针面前,丘比特又在哪里?在动产信用公司面前,海尔梅斯又在哪里?”

  而在丁大尉和李正风的论述中,政府应该为新的知识共享机制的构建提供良好的制度保证和法律支撑。“构建全球性的、可在线共享的开放知识资源库的理念的确已对当代科学研究活动产生深远影响,探索网络环境下新的知识共享机制已成为当代科学交流活动中亟待解决的问题。”

  然而,神话的梦想并非凭空生发出的妄想,而是从原始人的生活实践和周围环境出发,进行自由联想。盘古开天辟地的神话,把宇宙比作鸡蛋,蛋清上升为天,蛋黄下沉为地;盘古垂死化生,他的气化成风云,声音化为雷霆,左眼化为太阳,右眼化为月亮,四肢五体化为四极五岳,血液化为江河,筋脉化为地里,肌肉化为田土,发髭化为星辰,皮毛化为草木,齿骨化为金石,精髓化为珠玉,汗流化为雨泽,身上诸虫,因风所感,化为黎民百姓。天地万物都由人化生而成,具有神话典型的以自我为中心的具象思维特征。

  神话的梦想也是对现实困境的最大超越。如夸父追日、后羿射日、女娲补天、大禹治水等自然神话,都是对烈日造成旱灾、洪水导致水患的记忆,以及战胜它们的希冀。当然,这种超越往往是凭借超自然的神力达到的。夸父的手杖、后羿的神箭、女娲的五色石和大禹的息壤等,这些超自然神力构成了神话绮丽瑰玮的世界,充满积极浪漫主义情怀,为后世提供了源源不断的精神动力。

探索自然创造奇迹的源泉

  记者:中华创世神话中,有许多地方体现了一种对大自然的科学探索精神。

  陈建宪:马克思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指出,只要有人存在,自然史和人类史就彼此相互制约。人类与大自然的关系问题,是世界各国神话的主要内容之一。

  在中华创世神话中,洪水神话是典型的探索自然神话。主要有两个系统,一是华夏民族的大禹治水;二是西南少数民族以兄妹婚为中心的“洪水再殖型神话”。洪水神话对中华民族精神的塑造产生了重大影响。

  中国地形西高东低、三级台阶,黄河长江自西向东,在中下游形成适合农业生产的冲积平原。民以食为天,有了粮食就能繁衍人口,所以,中国的基本国情是西部地大、东部人多。但是,大江大河不仅带来肥沃的土地,也带来大洪水。从我们的治水神话看,先人一代代与洪水斗争,从共工到鲧、大禹,直至最终掌握洪水的规律,疏通了水路,族群才得到繁荣发展。这充分表明,一个民族的生存繁衍,取决于他们对自然力的探索、改造与适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