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农民去创业,分股权和债权两种资助模式

 通讯产品     |      2020-05-15 15:33

  6月,盛夏的气息越来越浓。在金沙江路155号的华东师范大学科技园里,李若曦和她团队的几个年轻人正围坐在电脑前,紧张而热烈地为即将上市的产品进行最后的研发试验。20平米的办公室,三四个年轻人,这里有很多像李若曦这样正在创业路上拼搏的年轻人。这里是属于他们的天地,这里也是他们创业梦想开始的地方。

  深圳特区报10月10日AII·1版讯“倒计时,5、4、3、2、1,点火,发射!”这可不是在我国的火箭发射基地,而是翎客航天自己造的火箭的发射现场。  自己造火箭?这不是梦想,分明是幻想吧!几乎每个人第一次听到翎客航天创始人胡振宇的梦想,都认为他疯了。不过,今年21岁的他,正用自己对火箭近乎疯狂的迷恋,在深圳创立了这家国内首个私人宇航公司,梦想正如他的火箭般“一飞冲天”。

  羊城晚报10月10日B6版讯固执、疯狂、不靠谱,还是执著、勇敢、充满激情?当下,越来越多的大学生通过创业来实现梦想。创业,虽然只有简单的两个字。但这简单的两个字里面,却蕴含了种种艰辛,严峻的挑战、闪光的智慧和坚定的信念!   由广州市人社局等主办的“赢在广州”第三届大学生创业大赛总决赛,历时半年已落幕。上千参赛项目过五关斩六将,最终决出2个一等奖,5个二等奖。这些获奖的创业团队,既有“技客区”这种已进入实体运作的大型团队,也有“橘子排号系统”单骑闯关尚在成长的团队;既有“烘磨坊”这种贴近生活、投资小、易落地的创业项目,也有“智慧工厂”手握专利的“高大上”技术型项目。羊城晚报记者独家探秘这些创业队伍,与你一道分享他们的创业故事。

科创基金提供创业“第一桶金”

“危险分子”成“火箭迷”

玩技客的他们 创业最困难时没饭吃

  2009年,华东师范大学出资成立了上海市大学生科技创业基金华东师大分会,并在科技园内设立了大学生创业孵化基地。目前,创业基金资助项目主要为科技类或创意类创业项目,资助对象是本校应届本专科毕业生、在读硕士、博士研究生及毕业5年内的毕业生。

  初中学习化学后,胡振宇迅速迷上了这门学科,学了不到两个月,他就开始在网上找配置炸药的资料,尝试调配炸药。对炸药的迷恋,让他付出了不少代价。“初三那年在家中调配炸药,整瓶炸药瞬间剧烈燃烧,把整个铝制容器熔化了,熔化的铝就流淌到我手上。另外一只手则被高温的火焰烧着了,整块皮被烧白了浮在肉上。”胡振宇比划着自己的手回忆道。  炸药不只让胡振宇伤痕累累,更让他成为同学、老师眼中的“危险分子”。2008年4月,胡振宇取了指甲盖剂量的炸药带到学校并在课间引爆。  2011年9月,进入华南理工大学学习的胡振宇,联合广州一些对炸药和火箭有兴趣的大学生,组建了一个完全由学生组成、独立研究太空火箭的民间火箭爱好者协会“科创航天局”。 没有资金,也没有场地,协会开始做的火箭十分“山寨”:箭体由市面上常见的pvc管做成,燃料也只能在走廊上熬制。  2011年11月,协会组织了第一次发射,但是被空管局禁止;随后三天,协会又把设备重新整理准备再次发射。凌晨6点,协会成员拉着大概有30多公斤的设备,跑到了广州大学城的外环。可在点火的时候,火箭却在发射架上爆炸了。  一个校友看到了关于胡振宇的报道,提供了10万元的现金资助。胡振宇和团队开始了第三期项目。最开始,发动机总是在点火之后马上爆炸,在第九次测试时,发动机终于能够正常工作。团队将发动机逐步增大。第三期发射的探空火箭的发动机,已达1.5米高,重30多公斤。  2013年7月,20多个爱好者参与了胡振宇的项目。这群向往太空的少年,聚集到内蒙古科尔沁左翼后旗的一处荒漠,炎炎烈日下,扛着铁锹,抬着发射架,沿着还没修好的高速公路走了三四公里,走进沙漠。他们把50多公斤的火箭组装、安装在发射架中,并用铁锹挖了几百公斤的沙子,装在沙袋里垒起来,做成掩护台,保证胡振宇在离火箭20米以内的地方能够安全点火。  7月28日下午两点,首枚“准专业级探空火箭”直射苍穹。

  蔡康永说,15岁觉得游泳难,放弃游泳,到18岁遇到一个你喜欢的人约你去游泳,你只好说“我不会呀”;18岁觉得英文难,放弃英文,28岁出现一个很棒但要会英文的工作,你只好说“我不会呀”。人生前期越嫌麻烦,越懒得学,后来就越可能错过让你动心的人和事,错过新风景。   广东技术师范学院的学生钟佳旻,对这句话印象特深。她说,学习太忙,会忘记初衷。幸好还能进行技术交换。   两年前,刚读大一的钟佳旻与刚毕业的师兄闲聊,师兄告诉她,想学钢琴,但费用昂贵,就想到技术交换:会计算机的师兄,教人学计算机技术,让别人教他学钢琴。   钟佳旻看到了商机,她组织多位同学一起,于去年创立了“技客区”,让无数人通过这个平台交换技能,让人生多一种本领,实现用户、商家、技客区三方共赢。谈起创业初期的艰难,她笑着对记者说,“通宵熬夜都是常态,最艰难的时候甚至没钱吃饭。一个人吃苦的时候你会很苦,但是只要大家在一起就会觉得再苦也会熬过去的。”   设想变成现实,总有巨大差距,更何况是年轻的大学生。另一位技客区创始人吴轩说:“当初,我们觉得方案很完美了,但投放市场后才发现不行,要推倒重来。这让我们非常困扰,但只有这样才能跟得上市场的脚步。”   坚持定会有收获的。如今的“技客区”,已经形成了小小团队,小有盈利。从2013年3月起至今,“技客区”已举办200多场活动。在技客区网站上,可以看见网友们罗列的五花八门的技能,如实用类的计算机、驾驶、烹饪、英语、舞蹈、唱歌、绘画……新奇的还有算命、职场经验和方言。   各式各样难以统计的技能,不管是想得到的,还是想不到的,都可以看到。当然,最热门的还是实用类的英语、钢琴、日语、吉他和游泳,这5项技能高居搜索榜首。   许多人在技能交换上受益,从而愿意去帮助更多的人。技能交换也在很多时候延伸出了助人为乐的美好品格。哪怕你没有技能与别人交换,也同样能在技客区网站上得到别人的帮助。让我们可以不断充实自己,完善自己,学会技能,结交朋友,懂得生活,成为更好的人。

  华东师范大学2015届政治学系硕士研究生姜宁是几度团队的创始人。2014年初,他带领团队开始创业,先后推出社交软件“几度”和“simplr”。“simplr”是几度团队现在主推的社交产品,注重超本地化的校园社交发展,它的全部用户都是拥有单一属性的学校学生,该产品目前已经在上海市多所高校开通。回想起自己的创业经历,姜宁说,“学校帮助我们申请到的10万元债权资助对我们创业之初的帮助真的非常大。”

探索火箭发射商业化

玩电商的他们 带着农民去创业

  据了解,大学生创业基金为天使公益类基金,分股权和债权两种资助模式,股权模式每个项目资助不超过50万元,债权模式不超过20万元,资助期为三年。至今,上海市大学生科创基金华东师大分会已完成了19家大学生创业企业的资助、孵化、培育,资助额达到300余万。

  2014年1月2日,胡振宇在深圳注册了翎客航天公司,定位于国内第一家从事系统产品、系统航天产品制造的民营企业。团队成员包括美国密歇根大学硕士、清华大学博士严丞翊,火箭爱好者、清华博士生吴晓飞,外加他自己。除严丞翊是80后,其余两人均为90后。  对于翎客和其他参与航空航天的民营机构的区别,胡振宇说:“他们相当于在做轮胎,我们做的是系统产品,相当于在做一整辆车。”胡振宇说,翎客发展至今,90%以上的实物程序、各种需要的组件、技术都是自主研发制造的。  没有自己的研发基地,包括发动机试车在内的所有实验都需要借用清华大学的实验室;虽然公司注册在深圳,但他们并没有固定的办公地址,而是“流动办公”,并征用了吴晓飞江苏老家的一小块地作为试验场。他们更没有钱,所有经费都来自三人的积蓄,以及承接其它研究项目得到的报酬。公司成立之初,到国税局去做税务登记时,因为拿到营业执照后一个月内没有注册,需要交300元罚款,他们甚至连这个钱都拿不出来。  窘迫的创业生活并没有消磨他们的雄心。翎客航天近期的新一代变推力液体火箭的地面点火测试,是在乡下一个小院里完成的。“近4吨的设备,全都是靠人力拿着叉车,一个个挪、压、抬上去的。虽说我们现在的水平并不是很高,但成长速度应该在国内航天界前列。3年前我对火箭一无所知,但今天,我们只花了两个月,就把整个液体火箭发动机的测试系统、控制系统和一台新一代的发动机制作完成。”  在胡振宇看来,于2002年在美国创立的SpaceX是民营航天的成功先例,之前中国航天事业完全由国家掌控和运作,翎客是中国首家私营航天公司。“希望效仿SpaceX,冲击被国企垄断的航天市场。”  他为翎客设定了核心竞争力:性价比。目前,国内只有航天四院一家提供探空火箭服务,每次发射报价300万元。翎客航天计划把价格拉低至200万元,同时提供更好的性能。其中的关键是缩短供应商链条,减少分包成本,避免层层倒手、加价,以确保毛利率。

  借着“再不疯狂就老了”的勇气,华南农业大学的尹然平与几位同学一道,乘着青春的激情,于去年2月创立了广州迅睿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创立这家公司本来是要做校园周边电子商务,但现在却变成了带农民创业。   原来,创业团队中的刘丽娴是河源市龙川县义都人,她深知当地很穷,希望通过电子商务,帮助当地乡亲脱贫致富,而义都镇又是华南农业大学的对口扶贫点。学校也很支持他们的想法,借力学校的技术支持和政府的鼓励,公司立即调整方向,专注牵手扶贫村。   开始总是艰难的。想让习惯了传统摆摊卖货的农民接受电子商务的运营方式,难度相当大。为了把更多的农民拉入项目,团队3个月走遍广东22个扶贫村。尹然平告诉记者:“刚开始很多农民不相信我们,觉得我们是骗子。”直到后来有了驻村干部和地方合作社的帮忙,逐渐有合作社开始加盟平台,项目才开始有起色。   农民对电子商务的理解和接受程度都比较低,大家耐心讲解怎样注册电商账号、使用支付宝;如何把自家的农产品拍照上传到网上;演示了从订单确认、交易到收费的全过程……尹然平和小伙伴们费了大量精力,逐步将农民们引到电商路上。项目开始至今,合作农户已经近千户。   如今,越来越多的人愿意花更多的钱、时间来寻找可信任的健康食品,公司看准了时机,专门设计了可溯源系统,通过扫包装上的二维码,消费者可以看到生产者的姓名、产品产地、种类、生产时间、物流经办人等详细的信息。   尹然平告诉记者:“很多朋友很喜欢问我们这样的问题,一路走来,你们苦不苦?我觉得我们不苦,我们在做一件伟大的事业,带农民去创业。”作为大学生创业者,尹然平和他的团队白手起家,无论是资金还是人脉都算不上广。   过去一年里,下基层、走山路、跑项目,尹然平与团队成员一起,连续走访50多个村县,开发了50多种农产品,开拓了20多个高档住宅小区,积累了3000多固定用户,累计销售额80万元,团队一步步的努力得到越来越多人的认可。

  “我们现在的发展势头还不错,团队目前已经有20名成员,几乎都是来自华师大和上海交大的学霸,去年团队还拿到了一大笔天使投资。”姜宁告诉记者。

成立半年获800万风投

玩高科技的他 由“富二代”华丽转身“创二代”

  在华东师大,像几度团队这样通过基金资助开启创业道路的远不只一个。2012年,彭卷书从学校工商管理硕士(MBA)毕业后,开始着手创办“爱车坊”。这是国内唯一新型汽车后市场服务的电商交易平台,目前发展势头正猛,即将在新三板上市。

  6月下旬,北京的空气中夹杂着暴雨前的闷热,胡振宇乘坐的火车刚到站。此行,他主要目的是测试新的火箭发动机推进剂,同时寻找天使投资。他开出的价码是,1600万元换取翎客航空16%的股份。也就是说,他对公司的估值接近1亿。他希望这笔资金能够支撑翎客航天未来3年的研发和人员开支。  在国内创业融资服务平台“天使汇”上,团队三天便获得515万融资认购,更是获得天使投资人杨宁领投300万元。目前,“翎客”获得的投资除了这两家还有IDG。  胡振宇遇到了投资人形形色色的问题。有人觉得不可理喻:一个创业公司为什么要融这么多钱?也有行内人告诉他,这点钱根本“不够烧”。还有特别感兴趣但不敢投的。  不过,胡振宇面临的最大问题是需要向投资人普及航天知识,给他们阐明探空火箭与运载火箭的区别。目前,民众对航天的印象大都停留在“长征”、“玉兔”、“航天飞机”等国家战略项目上,对于探空火箭非常陌生。  与公众熟悉的“长征”等运载火箭相比,探空火箭体型更小,通常长度不超过10米,箭体直径不超过300毫米,有效载荷数十公斤。它的作用是将搭载的仪器送到几十至几百公里的高空,进行几分钟的科学观测,飞行轨迹是“直上直下”,不需要达到第一宇宙速度,也不需要完成入轨、释放卫星等复杂动作。胡振宇认为,探空火箭相对简单的结构和功能,让民间科研力量有望参与其中,甚至成为民用市场的主导。  探空火箭的主要客户是高校和科研院所。而传统国企在争夺这类客户时优势明显。翎客航天并不担心被垄断扼杀:“民用产品更倾向于开放市场。此外,探空火箭可以出口,比如提供给东南亚的大学和科研机构等。翎客航天已经获得了航天科技集团下属研究所的一个项目,这是公司目前主要的收入来源;同时,不少资深专家帮助翎客航天解决了许多政策方面的障碍。”  胡振宇计划3年后把最大飞行高度200公里以上、载荷5.0公斤以上的探空火箭推向市场。届时,他们将把精力转移到液体火箭发动机和小型卫星运载火箭上。他希望翎客航天引领一个时代,促使越来越多的爱好者、研究员投入到航天产业的革命,促成航天产业的商业化和民营化,使新兴技术得到广泛开发、验证、应用。

  一项对18岁以上富二代的调查显示,有46.4%的富二代选择自主创业,就业比例为29.7%;剩下23.9%处于待业或无业状态,其中37.7%的富二代不愿意接手家族企业。   吴翊,来自华南理工大学工商管理专业,自小家境优越,性格开朗爱笑,爱好结交朋友,同学们都常常开玩笑地称呼他为“富二代”、“土豪”。如今,仍在读大三的他选择了创业,似乎“创二代”这个称呼对他更贴切。   吴翊说,自己天生就不是一个安分守己的人,爱折腾。刚踏入大学没多久,吴翊组织了一个志同道合的小团队,课余时间大家常常会聚在一起讨论研究创业项目,憧憬着能做一些事情当“老板”。   大二那年,机缘巧合下,吴翊结识了学校的瞿金平教授。当时,瞿金平教授正研究“聚合物动态反应加工技术及设备开发”项目,这项技术在国际上获得过很多奖项。项目与吴翊家族企业工作相关,他表示对这个项目非常感兴趣,学校支持吴翊创业,把项目技术交给吴翊团队。   有了技术,有了团队,说干就干!2013年,吴翊成立了华辰塑机科技服务有限公司。公司致力于提供塑料加工机械整体改造服务,旨在“资源绿色、能源节约、环境友好、效益提高”。吴翊说,这个核心技术可以帮助塑料加工机械机器省电50%以上,环保节能。   资金往往是创业者共同的烦恼,吴翊向家里人诉说困难后,家人一致看好他的项目,非常支持他。父母从小的教育,给吴翊带来了很多影响,“在父母眼里我永远都是孩子,他们总是说跌倒了没关系,最重要的是能自己爬起来。”父母给予了吴翊很大的支持,为公司投资了200万元启动资金。   大学生具有很多专业的理论知识,相比之下缺乏社会实践历练。短短的一年,吴翊成长了很多。他说:“我非常幸运,创业改变了我的人生。以前我觉得自己总是长不大,现在整个人像上了发条一样,工作特别兴奋,每次跑厂家都非常认真,全程都会拿着笔在笔记本上记录,再晚都会把没弄明白的点问清楚,才善罢甘休。经常忙到凌晨一两点,但第二天依然很有激情、很有状态。”   吴翊说,创业中最大的困难,是“太年轻”,“老人会羡慕我们年轻,但我们会羡慕他们有经验”。刚开始,吴翊带着小伙伴去企业调研时,企业负责人都会告诉他们,“你们还是回去读书,不要来搞这个。”对于这种技术含量高的产品,大学生让企业负责人难以信任。吴翊没有放弃,最终说服了企业负责人免费试用产品,渐渐赢得信任,公司也有了起色。   无论是技术还是商业模式,学校及老师都给吴翊团队很大的帮助。创业至今已经一年多,吴翊公司成员也扩大到近百人。

  这家同行业发展最快的车务服务平台,创业之初的三年都是在孵化器里度过的。“真的很感激学校基金会和孵化器在我们创业起步时提供的帮助。”彭卷书说。从上海市大学生科创基金华东师大分会获得的15万元股权资助,成为了“爱车坊”创业起跑的助力器。

创业心得 创业没有句号

悉心服务助力创业“旗开得胜”

  私人火箭是70后、80后想都不敢想的事,90后的胡振宇迈出了第一步。选择切入的航空航天领域,迎合了时代需求:航空航天大发展,不少领域对民用开放,航天产业的商业化和民营化也成为大势。在这样的背景下,翎客航天发展速度之快超乎想象。  当然,这一前无古人的新路,无疑是困难的。没有场地,资金缺乏,甚至火箭都是在田地中发射的。但胡振宇乐在其中。他说:“无论多少年后,无论我们会不会因资金或技术瓶颈而失败,都不是一个句号。我仍然会把这个事业作为一生的追求继续下去。在翎客的成长史中,永远没有句号,它只有每一个完美的节点跟逗号,没有任何事情可以影响我们、阻挡我们,也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挡科技的进步。”  凭着一股冲劲,胡振宇愣大胆将公司估值上亿元,并吸引到天使投资人。他身上集中体现了90后敢于尝试、不愿被条条框框束缚的特性。白天,穿着牛仔裤、格子衫的胡振宇,不像执行董事,更像“火箭民工”;晚上,他和小伙伴会用液氧尝试制作“冻葡萄”吃,零下180摄氏度的超低温,让葡萄黏在了舌头上。  这种非常形象的割裂感,正好刻画出90后创业者不畏权威、敢于尝鲜的特质。他说,“我们创业不是为了钱,只是为了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