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据模型预测及政策模拟的结果,国有投资却增长了16%

 玩具模型     |      2020-04-01 08:24

今日,厦门大学与新华社经济参考报在北京联合举行“中国宏观经济高层研讨会暨‘中国季度宏观经济模型2017年春季预测发布会’”,发布“中国宏观经济预测与分析——2017年春季报告”;同时,发布经济参考报与厦门大学宏观经济研究中心联合进行的百位经济学家“2017年中国宏观经济形势与政策问卷调查”的结果。

2017-02-22 16:04:18 《金融界网站》

2017-02-23

本次发布是CQMM预测与政策模拟结果的第二十二次发布,主要内容有:

金融界网站讯 2月22日,厦门大学与新华社经济参考报在北京联合举行“中国宏观经济高层研讨会暨‘中国季度宏观经济模型2017春季预测发布会’”。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所长高培勇在会上表示,“政府支出增加,就肯定会通过收税来弥补。只要不减支出,就谈不上降成本。”他表示,削减支出是目前最好的减税路径,但并不被重视。

记者 林远 实习生 杜嘉榕 北京报道 来源:经济参考报

发布2017年、2018年中国宏观经济主要指标共八个季度的预测数据;

在题为“迈入高收入经济的政策选择”的发言中直言:“我们虽然面临着宏观经济运行上的困难,但更大的困难来自于宏观经济的决策,面对新形势,如何下手?以减税为例,目前有三种模式可供选择。第一,进行税费的结构性调整,前提是政府制度不变,进行收入的结构性调整;第二,支出不变,减税的同时增加国债,本质是实现国债和税收之间的替代;第三,在减税同时,减少政府支出。

22日,厦门大学与新华社经济参考报在北京联合举行“中国宏观经济高层研讨会暨‘中国季度宏观经济模型2017年春季预测发布会’”。根据会上发布的“中国宏观经济预测与分析——2017年春季报告”预测,中国经济增速将继续减速,2017年GDP增速或为6.64%,比2016年下降0.06个百分点。

从需求侧模拟消费结构的变动对宏观经济的影响;从供给侧模拟进一步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提高非国有经济比重、降低杠杆率等对宏观经济的影响;

“现在大多数人倾向通过增加财政赤字来支持减税,但这样并没有改变资源配置的格局,反而会增加政府的支出,利息支出中央财政的收支报表是这几年增速最快的项目,虽然近期看企业的成本没有增加,但是‘羊毛出在羊身上’,政府支出增加,就肯定会通过收税来弥补。所以,只要不减支出,就谈不上降成本。”高培勇表示。数据显示,2016年我国财政赤字比2015年增加5600亿元,赤字率提高到3%,主要用于减税降费。而2016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比2015年执行数增加1800.34亿元,增长了7%。

对此,厦门大学宏观经济研究中心教授卢盛荣表示,当前经济所面临的问题是,投资整体增速不够,原因在于民间投资增速大幅度下降。投资结构改善的步伐明显减慢,信贷资源配置和投资效率也在降低。另外,产能过剩与有效供给不足,从供给和需求两侧同时抑制了经济的增长潜力。

依据模型预测及政策模拟的结果,对当前宏观经济政策进行评价与展望,并提出相关政策建议。

减税不仅是中国经济的主要任务,也是美国新任总统特朗普所力推的,国家税务总局原副局长许善达曾表示,如果美国把税收从30%降到15%,将会对中国经济产生巨大影响,加剧资本回流美国的速度。高培勇表示,虽然在降低税收的同时来减成本是目前最好的减税路径,但目前并不被重视。

“这些年经济的企稳跟投资很有关系,但是也有隐患。比如基础设施,特别是交通基础设施的投资,去年前11月增长了11%,但是其中民营经济只贡献了2%左右,国有投资却增长了16%。”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发展战略和区域经济研究部研究员李善同也表示,如何稳步提高民营投资比重以及如何促进对实体经济的投资,可能是下一步经济增长的重要源泉。

报告显示:

报告判断,2017年至2018年,民营经济的投资增速仍将维持相当低的水平。如要实现6.5%左右的经济增长,仍然需要有关政府部门发力,提供超过20%的基础设施投资增长,同时需要国有部门更多投资。稳定民营企业家信心,尽快恢复民营经济的国内投资增速,实现民营经济国内投资与对外投资的平衡,是2017年宏观经济调控的首要任务。

2016年为稳定经济增长,依靠信贷扩张使基础设施投资以及房地产投资实现了快速增长,但依然无法弥补民间投资增速大幅下滑对固定资产投资增长的影响。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研究员张立群表示,民间投资主要受市场变化引导,能客观反映出经济内生增长能力的变化,包括制度和政策环境的变化等。他认为,目前来看,由于我国城镇化的问题逐步解决,基建和房地产投资均在回暖,也给民间投资的市场需求带来了积极支持。因此,和整个环境因素变化紧密呼应,民间投资的发展态势也正在转好。总体而言,今年民间投资会继续保持温和恢复的态势,能为中国经济今年走稳提供有力支持。

一方面,高企的非金融类企业的债务负担抑制了新增投资需求的扩大;

另一方面,信贷资源却被过度集中地配置在房地产业、基础设施以及偏向国有企业,加上各种投资壁垒的存在,都导致了实体经济特别是民营企业投资增长乏力。

在假定今年货币政策保持稳健中性的前提下,基于厦门大学“中国季度宏观经济模型”的预测表明,2017年GDP增速可能为6.64%,比2016年下降0.06个百分点;CPI上涨2.15%,涨幅比2016年扩大0.15个百分点;PPI预计为2.41%,涨幅比2016年提高3.81个百分点。外部经济的不确定性以及贸易保护政策的抬头将继续压制中国出口的增长;2017年继续维持房地产投资快速增长的风险将越来越大,与此同时,民间投资增速快速反弹的可能性较低;劳动生产率增速的下降还将持续抑制居民实际收入的增长,进而制约消费的快速增长。因此,预计中国经济增速将继续减速,经济有望维持一个温和稳定的通货膨胀率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