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学森不仅是一名科学家,没有一个同学这时候说

 印刷出版     |      2020-03-13 05:28

11月29日至11月30日,由我校欧盟研究中心承办的“纳米科学技术与伦理——科学与哲学的对话”学术研讨会在我校图书馆举行。校长助理李俊杰出席会议并致欢迎词。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计划局局长孟宪平、科技部基础研究司项目处副处长韩苍穹、国家纳米科学中心首席科学家、清华大学物理系副系主任薛其坤院士、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赵宇亮研究员等9位从事纳米科学研究的科学家,与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所邱仁宗研究员、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李伯聪研究员以及来自我校和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复旦大学等院校的著名学者齐聚一堂,共同探讨了纳米科技的广泛应用前景和伦理原则在规避纳米技术风险中的作用。欧盟研究中心主任王国豫教授主持了开幕式。

前言:谨以日记记录下我们的天翼社会实践的经历,以纪念这次有意义的长途跋涉,并感谢天翼社会实践队的所有其他同伴和在我们活动中所遇到的各位热心肠的人,没有同伴间的相互鼓励和陌生人的热心帮助,我们无法骑到终点站――秦皇岛。这次活动中有同心协力的快乐,有勇往直前的拼搏,也有遗憾、失望和留给我的宝贵启迪。

钱学森不仅是一名科学家,更是一颗明亮的星,闪耀在苍穹。8年前,国际编号为3763的小行星被命名为“钱学森星”。

图片 1

第一天 2005年7月16日 阴

  在很多人心中,钱学森是一个神话。在钱老自己眼中,钱学森是怎样的人?

纳米科技是未来新技术发展的重要源泉之一,也是提升国家未来核心竞争力的重要手段之一。“如果人类能够在原子/分子的尺度上来加工材料,制备装置,我们将有许多激动人心的发现。”1959年诺贝尔奖得主、美国物理学家理查德·费曼(Richard Feynman)最早提出了人类构建“纳米世界”的设想。“长度为钢十倍的材料,而重量只有钢的一小部分,把国会图书馆的所有信息压缩在只有一块方糖大小的器件中……”美国前总统克林顿曾兴奋地描述着纳米科技的未来前景”。“纳米技术将与信息技术或生物技术一样,对21世纪经济、国防和社会产生重大影响!”

今早四点钟,我还在睡梦中,就被队长徐旭伟叫醒,得准备出发了。前几天,我们为此作了大量的准备工作,如印刷宣传资料,做队服,队旗,宣传用的横幅等等,我们还从学校领到了社会实践队的校旗。

  世界著名科学家冯·卡门称钱学森是“无可争议的天才”。钱学森却说:“我不是天才。”不是天才,为何能创造出惊天动地的科学成就?

图片 2

五点钟,我们准时出发了,我们还有两台自行车协会提供的对讲机,分别放在领骑手杨晓东和最末的薛志钢身上,我们规定了一些纪律:比如说任何一个人都不能超过领骑手,也不能落后于最末的队员。

  控制论曾被哲学界攻击为“反动的伪科学”。可钱学森没有被质疑吓倒,而是出版了世界上第一部系统讲述工程控制论的专著,开创了工程控制论这门新兴学科。创新是科学的灵魂,是科学家最珍贵的品质。只有想别人没想过的东西、说别人没说过的话、做别人没做过的事,才能创造出前人没有创造的业绩!

然而科学技术从来都是把“双刃剑”。纳米科技所带来的不仅是“福音”,也蕴含着巨大的风险。纳米粉尘的“无孔不入”对健康和环境的影响还很不确定,纳米器材的微型化不仅有可能侵犯人们的隐私,也可能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而纳米技术的商业化所带来的数字鸿沟以及利益和风险分配上的不公正,尤其是纳米技术对人的生活方式和思维方式的改变,都呼唤着人们对纳米科技的伦理反思和社会各界的参与与共同治理。正因为如此,20世纪90年代以来,欧美日等科技强国,都把纳米科技作为一个系统工程在发展,在发展纳米科学技术的同时,非常重视并同步推动纳米技术与伦理、社会问题的研究,使纳米技术在带来巨大经济效益的同时,也产生巨大的有益的社会效益。

由于是第一天,我们遇到了很多小麻烦,比如没有把行李很好地绑在车的尾架上,以至行李常常从车上掉下来,我就时常因此拖累了大家,这也是平时我自理能力不强。哎!惭愧惭愧。但是由于经验的增加,我们后来打的包裹都挺好,基本再没怎么出现过什么掉包的事了。我们早上七点多到达天安门广场,在那略为休整,大伙一起照了相,就踏上了新的征程,因为天气不热,又是刚出发,大伙兴致很高,沿路两排大树仿佛向我们招手致意,行进在路上,路旁行人看到我们,都不约而同地驻足看着我们这支车队,我们觉得甚是得意,在以后的路程中,常有人问我们从哪来?去哪?我们回答时总是带着一股自豪的激情。

  钱学森被誉为“科学界的泰斗”。钱学森却说:“在任何新的领域,我们都是小学生。”

图片 3

中午,我们在三河县吃过午饭,继续向前挺进,下午我们走102国道,我们走的那段路正在修路,路上载满了沙石的卡车来往穿梭,马路上轰隆窿的卡车声,伴随着尘土满街飞扬,能见度不到五米,一张嘴,口中就会吞进一口沙子。我们一行九人常常前后断了联系,推进速度明显减缓。当大伙到达别山镇的时候,精疲力竭,饥肠辘辘,已是晚上近七点钟了,当时我们询问镇上的居民,说是别山镇只有一家旅馆,但是不安全,这时天已快黑了,迫不得已,大家决定先不吃饭了,趁天黑前赶往距别山镇有十几公里的彩亭桥镇,这一路上路况更为恶劣,右半边的马路全在修路禁行了,马路左半边来来往往穿梭不停的都是重型十几个轮胎的大卡车大货车,载着满车满车的货物,不时鸣着刺耳的喇叭,整条马路都是尘土飞扬,我当时两只腿都酸痛酸痛的,没有一点力气了,身子坐在车椅上整天了,生疼生疼的,我只能紧紧地跟着前面,贴着路边走,一辆辆汽车从我们身边几乎是檫肩而过,我当时真害怕自己活不过当天了,出乎我意料的是,没有一个同学掉队,没有一个同学这时候说:“我不行了,休息休息再走吧!”尽管我知道大家这时都很累了,但所有人此时似乎都只有一个念头:在天黑以前骑到彩亭桥镇,骑在前面的同学还老鼓励我们,大声喊着:“快到了!大家坚持呀!”就这样,一直骑到夜幕降临,近八点钟时,我们终于到达了彩亭桥镇,此时整个车队队员都疲惫不堪而又不禁欢呼雀跃,我当时就想:这真是一支了不起的车队,在最困难的时候,每个人都表现出坚忍不拔的意志力,我真为自己能成为这样的团队中的一员感到荣幸和自豪。我们第一天共骑了一百四十多公里,超额完成计划。

  当年,中国的导弹研制工作是一张白纸,很多科研人员都有畏难情绪。钱学森勉励他们:“哪方面问题不太清楚,就去找书、找资料学习,只要钻下去,任何问题都可解决。”聂荣臻曾问钱学森,造导弹,你觉得有什么困难吗?钱学森幽默地说:“困难就像老鼠,听见脚步声就吓跑了。”没有这种勇于探索、刻苦钻研的精神,就不会有中国航天事业“闪电般的进步”。

李俊杰代表学校对此次会议的召开给予了高度肯定。在阐述了纳米技术伦理研究的重大意义后,李助理还向与会代表介绍了我校的基本情况和人文社会科学学院在开展科技伦理研究方面的成果和特色,包括从2003年起连续举办了三次中德科技伦理研讨会和一次中美科技伦理与职业伦理研讨会,在人民出版社出版了“科技哲学与科技管理”丛书等。 孟宪平、韩苍穹和薛其坤分别代表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国家科技部基础研究司以及国家纳米中心在开幕式上致了辞,并介绍了我国纳米科技的研究状况及其相关政策。人文学院院长洪晓楠代表主办方之一向来自全国各地的与会代表表示了欢迎和感谢。中国自然辩证法研究会科学技术与工程伦理专业委员会主任王前教授做了总结发言。

晚上,大家找了家旅馆住下,晚饭被我们一群饿狼一扫而光。

  人们称钱学森是“导弹之父”。钱老却说:“我个人仅仅是沧海一粟,真正伟大的是党、人民和我们的国家。”

图片 4

第二天 2005年7月17日 阴

  “两弹一星”,不仅见证了钱学森、钱三强等老一代科学家的历史功勋,更检验了中国人民的创造能力。在汽车都没造出来的情况下,决定搞最尖端的导弹和原子弹,没有伟大胸怀和气魄,谁敢做这样的决策?当时没有任何先进设备,火箭发动机等复杂精密部件,都是金工师傅用手工一点一点加工的。没有全国人民的大力支持和广大科技人员的协同攻关,没有累了就在板凳上打个盹的干劲,就没有大漠深处震惊世界的“蘑菇云”。

会议期间,与会专家就纳米材料的安全问题、纳米安全与伦理问题、纳米伦理的基础理论及社会治理以及纳米伦理的跨学科研究的可能性与方法等主题进行了广泛的交流。在此基础上,与会代表也对进一步推动纳米科技的伦理问题研究提出了建议。希望国家能够从政策和制度层面支持纳米科技的伦理、社会与法律问题的研究,构建包括政府官员、科学家、哲学家、企业家以及公众代表在内的论坛,共商纳米技术发展的重大问题。 本次研讨会是科学家与人文社会科学学家之间就纳米技术的发展与伦理问题展开的第一次跨学科对话。相信对推动我国纳米技术及其社会伦理问题的深入研究,增强科技人员的伦理与社会责任意识,促进纳米科技的可持续发展等方面将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吕东光 实习记者 龚超 张灿 龙海波)

今天我们一大早5点钟便整队出发了。一骑上自行车,便觉得昨天坐在车椅上坐得疼痛,今天又旧病复发了,自行车在公路上急速行驶,微微颤动,坐椅直疙得身子生疼生疼的。一个小时以后便抵达了玉田县的中心,在这吃过早饭,我们又进入了102国道,踏上了一段新的征程。近8点时, 我们由玉田县进入丰润县。一路沿着笔直的宽阔的102国道,两边是一排排直耸的大树,仿佛一排排严整列队的士兵接受我们的检阅,远处是翠绿欲滴的广阔无垠的农田,再远的地方,疏松的排列着一棵棵大树,暗灰暗灰的,若隐若现,蓝天与田野,树在无穷远处的天际处交融汇合为一条线。空气清新扑鼻,这时我们一行九人列成车队向前急驰,风呼呼地吹拂过我们的面庞,仿佛在不停地轻轻抚摩,我双脚不停地瞪着车瞪,102国道的里程碑一个个地被我们超出,想着自己在不断地创造新的骑车距离,感觉真好!

  “现在中国有没有年轻一点、像我这样有名的科学家?”晚年的钱学森有时候问。

“土人”常俊杰在行进中一次急刹车不慎摔倒,我们把他送到当地;医院简单包扎,继续前行。

  培养一批工程师加科学家加思想家的科技帅才,一直是钱老的心愿。在航天事业开创之初,钱学森亲自办“导弹扫盲班”,亲自编写教材。他还大胆启用新人,把有创新精神的年轻人推上“箭头”岗位,挂帅研制第二代战略导弹。钱学森说,“中国的科学技术发展要靠老的,但更重要的要靠年轻人,要靠他们敢想,中国的科学技术才能够发展。”正因为相信年轻人、培养年轻人、重用年轻人,才有了我国航天事业人才辈出的喜人局面。

中午时分,我们在丰润县饱餐一顿,大家都骑得很辛苦,风卷残云一般将饭菜都一扫而光,我们很口渴,每顿饭时都把汤,茶水喝得干干净净,大家消耗最大的也是水,我买的一大瓶一大瓶的矿泉水往往一个小时不到便被喝光了,买水时往往觉得水资源已经储备充分了,不一会儿,又后悔买少了水,每天我花在饮料或矿泉水上的钱都在十块以上,很奢侈吧!午饭过后,我们休息整顿小会,大家纷纷到超市储备水源,又出发了。我们由丰润驶入滦县,滦县是个多山的小县城,我们所骑的国道也是上上下下,鲜有平路,弄得我们都很是疲惫,我们今天的目的地是下一个县城庐龙县,下午5点多在滦县路边问当地居民,他们居然说庐龙县距此还有近百里,我们都大吃一惊,有趣的是,路途中遇见两个从大连出发骑车去北京的“同道中人”,他们给我们很多有用的信息,说是庐龙以前没有其他可歇息的乡镇了。于是我们的目标很明确了――庐龙。

  钱学森眼中的钱学森,是坚持真理的钱学森、科学求实的钱学森、谦虚严谨的钱学森。正因为他敢于创新、善于钻研,才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正因为他甘为人梯、乐于奉献,才在科学界享有崇高的威望。正因为他不务虚名、不尚空谈,才赢得人们的敬重和爱戴。

国道路边标志显示距庐龙还有38公里,“土人”旧病复发,伤口发作,迫不得已和亢一奇一起坐路边的电动三轮车去庐龙县,我们则单列继续行进,最后的路程由我领骑,领骑其实很累,还要注意探路和控制速度,直到晚上九点多,我们终于抵达庐龙。

  钱学森不仅是科学界的偶像,更是让人感动的一种精神,催人奋进的一种力量。

我实在太累了,马上吃完晚饭,准备洗澡的,每想到,刚疲惫地躺在床上,不一会儿,便睡着了,晚上一点多醒来,发现自己还脏兮兮的,没洗澡没刷牙,四周各同伴都已昏睡在船上,睡意正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