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新兴们能更加好地打听本科传授管理情状,在物流技协的年度专业报告中

 运输物流     |      2020-03-16 12:33

9月20日上午,来自全国物流技术协会的会员集聚管理学院。2008中国物流技术协会年会暨物流技术创新与冷链物流论坛在此召开。 中国物流技术协会理事长牟惟仲、湖北物流与采购联合会会长伍如良、武汉商贸学院副院长梅世炎等出席了开幕式。而我校副校长杨勇、管理学院院长张金隆也参加了本次论坛。论坛由中国物流技术协会秘书长吴明主持。 杨勇在致辞中介绍道:我校是全国知名的学府,学校在理、工、文、管各方面致力于不断开拓,特别欢迎物流技术年会在我校召开,希望更多专家教授来我校指导交流。 伍如良则对物流行业的发展做了简单的介绍,他指出,省委早在2002年第八次党代会上就将物流行业的发展定为四大重点之一。近年来更加重视物流的发展。物流的发展是一个城市各个方面发展的基础与表现,武汉、襄樊、宜昌物流圈的形成是我省经济发展的体现,也将进一步带动区域之间的经济发展。 开幕式牟惟仲的工作报告中结束。在物流技术协会的年度工作报告中,牟惟仲强调,协会一直致力于物流标准化发展和行业标准的制定、参与中国物流标准汇编的编写、组织物流市场特别是物流技术装备市场的调研与分析。 在之后举行的主题报告会中,吴明秘书长作了中国物流技术协会章程修改报告,并获得了会员举手表决通过协会新章程。 据悉,在接下来两天时间里,将陆续开展各个专题学术报告和多个分论坛会议等活动。

图片 1

机械学院赴湖南麻阳社会实践队日志:

图片 2

7月16日晴

9月4日晚,管理学院2008级本科新生开学典礼在管理学院学术报告厅隆重举行。院党总支书记张涛,院长张金隆、调研员李振文、副院长崔南方、刘芳等出席了典礼。仪式由院党支书记张涛主持。 311名来自全国各地的本科新生参加了开学典礼。

昨天下午4点58的火车,我们一行人在火车快要开动时才全部进入车厢,令人紧张。经过16个小时左右的颠簸,停停走走,我们终于在今天早上八点到达湖南省怀化市麻阳县。一下火车就感觉地方很熟悉,像到家了一样,可这里没有家的味道,还比家更显旧,没有武汉那么繁华,没有武汉那么嘈杂,更没有武汉那么热。

院长张金隆代表学院对08级本科新生的到来表示了衷心的祝贺和热烈的欢迎,并从学院发展沿革、管理服务机构、专业及学位点、教师情况、科研、教学、人才培养平台等方面进行了介绍。并对新生寄予了殷切的期望,希望四年后,在座的新生们可以成为“具有一定国际视野创新意识和领导潜质的未来学术新秀和管理人才”。同时,他也向家长郑重承诺,将新一届本科新生培养成“让家长放心,让学生自己、老师、学校和社会满意的优秀学生。” 新生家长代表尹赤民对学院的辛勤努力表达了衷心的感谢,他表示学院的优越的环境,完善的教学体系、高素质的师资以及对本科教学的重视让他们放心地把孩子交给学校,他也希望自己的子女在新的环境中好好学习,实现自己的理想抱负。 副院长崔南方做了关于本科教学管理相关情况的报告,向新生们介绍了课程教学学分制、课外实践活动计划、拔尖人才培养、学风建设等一系列学生关心的教学管理相关问题,并给出一些重要提示,让新生们能更好地了解本科教学管理情况,更好地学习生活。 新老生发言中,院团学联主席付焘对新同学的到来表示了热烈的欢迎,并给与了学弟学妹们最热情的鼓励和祝福;新生代表物流管理0802班的蒋天瑜同学则表示了进入管理学院的欣喜和对大学学习生活的期许。 典礼结束后,各班新生还在班主任的带领下到分会场,由系主任为新手们进行专业导航辅导。

刚下火车,我们的思路有些乱:是先吃饭?还是先找住的地方?或是找县政府,看能不能解决我们住的问题?联系我们需要联系的单位?……在一阵乱走一通后,我们九个人吃早饭。之后,指导老师王伟、队长汪烈威、车良璐、吴丹到县政府开介绍信,顺便问问我们的住宿问题能不能解决,其他五人就原地等消息。

时间的指针指向三,我们集合兵分三路:王伟、汪烈威、汪承毅和我去长寿办、文化局找负责人,了解当地文化传承的情况;车良璐、暴海宁、谭康找中间人——我们在武汉联系的武汉理工大学一位学生的父亲,他的工作是麻阳县的老师;吴丹、江长照去县志办拿资料。由于房主没有给我们门钥匙,而我们带了笔记本,担心东西被偷,于是汪承毅被留下来照看东西。

我们首先找到了长寿办,那里的负责人非常热情,一去她就给了我们一张光碟,然后再询问我们需要什么资料,她再帮我们找。但是由于我们准备不充足,没有带优盘,需要的资料不能拷贝,只有明天再来拷一次。从长寿办出来,我们开始寻找文化局。这个时候问题出来了,许多人都不知道麻阳县有个文化局。于是我们叫了辆的士,司机却将我们带到文化馆,我们找到文化馆办公处,里面空无一人。下楼去另一件值班室问这里是否是文化局,他的回答将我们的希望浇灭——文化馆不是文化局,文化局从这里向前走经过两个十字路口,朝右转就可以看见。我们按照他说的路线走,并没有找到所谓的文化局,并且当地人也不知道文化局在哪,甚至有人说文化局就是文化馆。我们三人无功而返,倒是将麻阳县逛了一圈。回来时饥肠辘辘,脚底痛痛。

今天出现的状况:优盘准备不充足,寻访路线不清楚。

还好,当地人还比较热情,我们问路时没有人不搭理我们。只是这里的饭菜不适合我们的胃口。7月17日晴

我们一路未歇,直奔目标,昨天一天的劳累换来昨晚一夜的睡眠。今天早上我们仍旧兵分三路:车良璐、暴海宁、谭康到九曲湾做访谈,王伟、汪烈威、汪承毅和我到高村镇漫水村,江长照、吴丹留守照看。

沿着一条土路笔直走,我们来到了漫水村。我们问村里人村委的地址,弄清后,我们沿着田路走,找到一所小学,村委就在里面。我们进去后,门是关着的,只有一位老农在门口守着,他告诉我们村委不在。然后他很热心的领着我们到村里的一家,但是村书记田连炎不在此家。于是,他带着我们走到沿锦江的河边,指着前面的亭子,说:“走到第三个亭子那儿,问就知道田书记的家在哪了。”

路上隔不远就有一个亭子,每个亭子都有田书记的提名,现在只记得一个了“怡心亭”,站在亭子里,一阵阵的凉风袭来,看着村里人在河里洗衣服、洗菜、洗澡……才知道这里其实很落后,我们的生活是多么的好。我们顺利的找到田书记的家,门被从里反锁,敲门没人应。经过十分钟左右我们又退到路边,走到村尽头,有一个遮凉棚,旁边有许多的水果树。在遮凉棚呆了会之后我们重新回到书记的家,依旧没有人。我们走到他邻居家,问了电话号码,打电话被告知手机停机。我们四目相对,觉得白忙了一场,又不想这样一走了之,于是我们将联系方式留给了他的邻居,希望他回来时能给我们打电话。随后我们就徒步回到住处。

漫水村,名字很好听,可是村建设外观上没有体现。房子无规划,高低不齐,楼房有三层两层的,有的装修了,有的没有装修,甚至还有过去那种石砖堆起来的房子。村里没有电话,没有自来水,没有水泥路,没有我们在城里看到的缤纷路灯,有的只是一条锦江,外加生存之源——水稻、橘子、桃子……

天气炎热,打着伞还感觉到太阳直射皮肤,真佩服现在还在外面打工的农民工,为了生存,为了家庭,顶着太阳工作。走回来时已到六点,他们都已去吃饭了,剩下我们刚回来的几个。

今天的任务没有完成,虽无功而返,但对于我来说,真正见识到了农村生活了。用水有就行,根本谈不上什么消毒没有;用电只有照明和看电视、电扇,空调、电脑根本没有条件装;房子有住的就行,别嫌弃潮湿、黑暗;生活能够过得去就行,别指望追上城市的脚步。这一次漫水村一游,我明白了生活有苦,苦中有乐,不然他们靠什么活下去。 7月18日阴有雨

今天是在麻阳调查的最后一天了。上午休息,下午我们到前两天调查时没找到的地方或人再次找一次。

依旧是江长照、吴丹到县志办归还所借资料,暴海宁、汪承毅到漫水村,王伟、汪烈威和我继续找文化局和教育局,车良璐留守整理资料,谭康就比较辛苦,跟随各组拍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