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天津大学中国绿色发展研究院、天津大学法学院主办的,二是满足生态需要

 运输物流     |      2020-03-23 19:23

4月21日,在浙江舟山举办的2017物流领域产学研结合工作会议上,天津大学管理与经济学部物流与供应链管理系从中国物流学会140多家物流产学研基地中脱颖而出,荣获中国物流学会首批18家优秀产学研基地之一。

  (通讯员郭金石 摄影 李朝千)4月9日,由天津大学中国绿色发展研究院、天津大学法学院主办的“雄安新区建设:如何贯彻绿色发展理念”研讨会在天津大学卫津路校区举行。

  ■ 上海作为国际化的都市地区,养猪必须“现代化”,但“现代化”并非盲目“西化”。

  图片 1

  图片 2

  ■ 健康养殖已是大势所趋。都市养猪更要关注生态文明、人的健康以及猪的福利。

  经管学部物流与供应链管理系,是中国物流学会首批产学研基地,也是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采购与供应专家委员会常务理事单位。在秉承学部“崇实事而求是,践商道以化成”的使命前提下,坚持“在物流与供应链管理领域的高等教育与科学研究方面建成国内一流、世界知名的学术机构,致力于培养具有全球化视野的优秀高级人才、创造领先的知识、服务和造福于社会。”

  天津大学中国绿色发展研究院名誉院长胡保林,中国生态文明研究与促进会执行副会长李庆瑞,国家发改委气候战略中心原主任李俊峰,环境保护部政策法规司巡视员王夙理,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长常纪文,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周宏春,《中国生态文明》杂志总编辑杨明森,中国科学院科技战略咨询研究院副研究员袁志彬,河北省社科院研究员、《社会科学论坛》社长、主编赵虹,河北省社科院副研究员郝晏荣,天津市社科联秘书长张再生,天津市法学会副会长、天津工业大学教授肖强;天津大学校长钟登华,人文社科处处长张俊艳,中国绿色发展研究院执行院长、法学院院长孙佑海,法学院党委书记杨欢,建筑设计规划研究总院院长洪再生,天津化学化工协同创新中心副主任王世荣,管理与经济学部教授陈卫东,建筑学院教授曾坚、朱丽,机械学院教授项忠霞,环境学院副教授毛国柱,法学院副院长林卫峰,中国绿色发展研究院副院长张建伟等50余人参加会议。

  ■ 种养结合应当成为都市养猪的最主要模式,尤其是“土地流转、家庭农场、适度规模、种养结合”的田间养殖模式。

  经过10余年的建设与发展,该系拥有强大的老中青教师阵容,其中绝大多数具有在海外工作和学习的经历,其高水平研究覆盖了物流工程与供应链管理、精益生产、服务供应链、可持续供应链管理、供应链金融等领域,为当今中国企业进行创新式发展献计献策。除此之外,物流与供应链管理系还从国内外知名学术机构和企业聘请了多名客座研究员,并与英国剑桥大学工程系制造研究所、美国佐治亚理工学院工业与系统工程系、美国普渡大学Krannert管理学院、瑞典林雪平大学管理与工程学院、英国克兰菲尔德大学管理学院、英国朴茨茅斯大学商学院、南丹麦大学、加拿大劳里埃大学、香港理工大学、新加坡国立大学等国际知名高校学术机构建立了密切的合作关系。在管理科学与工程、工商管理、运营管理、物流工程、工业工程等学科方面培养了大量优秀的本硕博毕业生。

  图片 3

图片 4

  此外,物流与供应链管理系开发了一些具有代表性的物流和制造企业作为其本科教学的实践基地,包括天保国际物流集团有限公司、约翰.迪尔(天津)有限公司、天士力集团有限公司、天津一汽夏利等。这些教学实践基地为本科生的实践教学和实践能力培养创造了良好的条件。截至2016年底,该系本科生在教育部物流教指委指定的全国大学生物流设计大赛中获得一等奖1次,二等奖1次、三等奖3次。

  中国工程院院士、校长钟登华代表天津大学对各位专家的到来表示欢迎和感谢。他指出,雄安新区的设立对于集中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调整优化京津冀城市布局和空间结构,推进京津冀协同发展,具有重大现实意义和深远历史意义。在雄安新区规划建设过程中贯彻绿色发展理念是这一新的历史时期特定区域不可回避的重点问题和历史任务。在此背景下召开“雄安新区建设:如何贯彻绿色发展理念”学术研讨会,意义重大。希望此次会议能够聚焦国家重大战略需求,通过思想的交流和碰撞,开启绿色发展的希望之门,产出真正影响决策的高水平研究成果,为雄安新区的建设、为京津冀地区的协同发展贡献智慧力量。

  都市养猪不可或缺

   图片 5

  开幕式结束后的研讨阶段由张建伟主持。

  养猪之对上海,作用有三:一是满足生活需要。上海每年约需1200万头肉猪,且对“舌尖”上的中华民族,猪肉不可替代。二是满足生态需要。上海约有耕地300万亩。根据规划,每年至少需要种植155万亩水稻、50万亩蔬菜、40万亩水果、5万亩花卉,因此需要大量有机粪肥。三是满足生产需要。养猪可以解决就业、创造财富,尤其是对农村30几万农业从业人员而言。

  (编辑 靳莹)

  图片 6

  所以,上海的养猪业必须继续存在,既是为了战略性的供给保障,也是为了生态文明建设、经济建设。综合多方面的考虑,《上海市现代农业“十二五”规划》确定,上海每年需要出栏生猪250万头。

  图片 7

  盲目西化并不可取

  胡保林作了题为《高标准、高质量、高水平规划建设雄安新区》的报告。他指出,新区的规划编制应该有国际视野、国际标准,也要有中国特色、地域特色,既是国际先进的,也是接地气的,这就需要积极谋划、稳步推进,成就新区建设的新模式、新引擎、新窗口、新生态,实现高端跨越式的发展。规划编制应充分体现新区建设的六大使命:一是疏解非首都功能的集中承载地,在京津冀协同发展中实现交通、生态产业等重点领域率先突破;二是缩小补齐区域发展差异,提升所在地区经济发展质量和水平,形成新的区域增长极;三是优化京津冀的城市布局和空间结构,拓展区域发展空间,探索人口经济密集地区优化开发新模式,加快构建京津冀世界级的城市群;四是打造全国创新驱动发展的新引擎,建设高新高端产业集群地和创新资源的聚集地;五是建设绿色生态宜居新城区;六是建设扩大开放的新高地和对外开放的新平台。因此新区建设要在生态文明建设上先行一步,在绿色发展上先行一步,在生态宜居上先行一步。绿色、循环、低碳、清洁、节约、均衡、安全发展是应有之意,要以生态文明建设的理念引领资源节约、环境友好、生态安全、社会和谐的新型发展模式。要防止可能发生的问题。第一,新区建设不应搞成区域孤岛。新区位于京津冀腹地,应统筹与周边地区的发展,全面衔接、深度融合。第二,注重布局和结构。强化生态空间的管控,形成绿色发展的布局。第三,补好先天不足的短板,如当地经济,企业水平相对不高,服务业落后,城市分布不合理,城市化水平偏低,环境质量不高等。第四,做好生态修复和环保工作。在建设中新账不要再欠,老账加快还,补齐生态环境的短板,为新区建设发展提供更大的环境容量。第五,最重要的是在新区建设中,资源环境的代价不能超过当地的环境容量和净化能力。新区建设生态修复和保护是区域性的,需要当地、周边地区的协同,做好联防联控工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提供良好的生态支持。

  然而,都市条件之下,我们究竟应该如何养猪?为此,我们需要知道当前养猪业所存在的问题。

  图片 8

  养猪之在中国,已有几千年的历史。但是改革开放前的养猪都是传统式的养猪,目的重点在于解决衣食。特点在于:多为庭院养殖;规模一般一至几头;养的均属地方品种;饲料多为泔脚、农副产品、青粗饲料;粪污直接还田。可见,这种模式将猪纳入到了“粮→猪→肥→粮”的农业循环链内,属于一种“猪-人-环境”三者和谐统一的健康养殖模式。但是这种方式缺乏规模效益,生产效率不高。

  李庆瑞指出,要以生态文明理念指导雄安新区的规划建设。党中央、国务院决定成立雄安新区,是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当中的一件大事,同时也是生态文明建设的一个重大历史机遇,我们坚决拥护、积极支持、全力参与。中央要求的七项任务中,第一项任务是建设绿色智慧新城,第二项任务是建设宜居生态城市。李庆瑞认为雄安新区有望成为生态文明新样板,同时为疏解非首都功能,包括解决环境与拥堵等大城市病等问题开出一条新路。雄安新区只有站在生态文明的高起点上才能少走弯路。在雄安新区规划建设之初就应当将生态文明文化道德、制度框架等方面目标纳入其中,这是雄安新区与其他经济特区发展路径的重要区别,也是雄安新区将为中国生态文明建设作出的重要贡献。对于如何以生态文明理念指导雄安新区的规划建设,一是规划要充分体现生态文明的理念,这是源头,也是对政府的自律要求。二是提升系统化、制度化、法治化、精细化、信息化水平。生态挑战是雄安新区的最大问题,要根据环境承载能力调节城市规模,实行绿色的规划,设计和施工标准。按照环保法、环评法等相关环保法规对雄安新区进行规划环评,还要对雄安新区出的重大经济技术政策进行政策环评。三是制定符合生态文明建设的政绩考核体系。四是提升对各级干部、广大民众的教育,推进生活方式的绿色化。五是要为生态文明提供足够的人才保障,不断提升包括引进国际先进人才在内的各类人才建设水平。

  改革开放之后,养猪除了解决衣食,更重要的目的是为赚钱。但是,传统的庭院式养猪已难适应这种新的要求:首先是随着养猪规模的增大疫病越来越难预防;其次是大量的粪污对农村环境的污染令人难以接受;第三是从业人员科技水平落后以致生产效率低下。因为这些原因,经过三十几年的演变,今天西方式的工厂化养猪已经成为我国养猪业的主流模式。然而,这种模式特点(也是问题)如下:

  图片 9

  第一,顶端种猪依赖进口。在猪生产繁育体系金字塔顶端的种猪,长期依赖进口。根据统计,我国2008年进口种猪11613头,2009、2010两年因为防疫问题分别进口2488、2918头,2011年疫情解除后进口7166头,2012年报批15000多头。然而,这些品种是在国外自然防疫条件良好、饲料用粮(玉米、豆粕)资源丰富以及西方饮食文化条件下育成的。

  孙佑海在《改革创新破解制约雄安新区发展的三大制约因素》报告中指出,从当前情况看,新区的发展存在着环境污染、生态破坏、水资源紧缺等重大制约因素。只有有效破解这些制约因素,才能实现新区的发展愿景。对此,必须以改革创新破解上述三大制约因素。之所以如此,原因在于:第一,保定地区的大气污染状、水污染状况都十分严重。第二,雄安地区矿山破坏、水土流失、地下水位下降等问题较为突出。第三,雄安地区水资源短缺,不仅水量较少,严重的水污染也加剧水资源的紧张状况。对于如何用改革创新的办法来破解三大制约因素,孙佑海认为,对大气污染问题,首先要确保新区运行过程不产生或极少产生大气污染物,其次是运用协同防控的办法,杜绝散煤燃烧,关闭小散重污染企业,根治污染源,再次,建议所有的在用机动车在检测时要与新车执行统一的排放限值,同时大力推动新能源汽车。对水污染问题,首先要建立上下游协同治理新体制,实施全流域执法,其次,要严格推行河长制,实现上游和沿淀所有主体都不得向白洋淀排污,这是解决白洋淀污染的根本之策;对于生态破坏问题,首先,要禁止一切形式的滥采滥挖、严格水土保持,其次,要推行生物科技办法防治生态破坏,从生物科技中寻找出路;再次,依法建立水土保持的系统控制机制。对于水资源短缺问题,首先,要准确把握“以水定城”的方针,但不能过度依赖远距离输送水;其次,要建设节水型社会,打造节水典范,再次,全力发展水科技,力争把每一滴水的用途都发挥到极致状态;最后,白洋淀要充分发挥湿地功能,以水养水。孙佑海还指出,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是新区健康发展的长久大计。首先,要依法进行规划和项目的环境影响评价,绝不能出现边施工、边规划、边污染、边返工的问题。其次,企业要全面实施控制污染物排放的许可制。再次,要加强规划、人口控制、土地和住房、安全生产、绿色发展、智慧城市的法制建设,重视公众参与和信息公开,这是新区建设取得成功的根本保证。孙佑海最后建议,在条件成熟时,授予雄安新区独立的地方立法权。

  第二,饲料原料也需进口。由于引进品种所需要的配合饲料主要是以玉米、豆粕作为原料,所以我国每年都需进口大量玉米、大豆。据报:2011年我国玉米进口总量175.27万吨,进口总额57757.358万美元;2011年大豆进口总量5263.59万吨,进口总额2982113.473万美元。可是需要指出的是,粮食不仅仅是一种商品,而且也是一种战略资源。

  图片 10

  第三,饲养环境要求极高。一方面,由于引进品种是在国外防疫条件良好、疾病净化(clean)环境下育成的,所以其对猪场选址要求很高,最好远离“尘世”、不近“人间烟火”,但在中国实施起来却有极大困难,对于上海这种国际化的大都市则是难上加难。另一方面,场内设施设备则按工厂化的流水线作业设计,种猪不论空怀、妊娠、产仔均在限位栏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