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同学都喜欢选择数学系,建筑文化遗产传承信息技术文化部重点实验室的师生却没有走

 运输物流     |      2020-03-23 19:23

作者:陈建强 靳莹图片 1  (《光明日报》2017年01月26日 05版)图片 2图片 3    虽然已是寒假,天津大学建筑文化遗产传承信息技术实验室的师生依然十分忙碌,他们觉得自己“肩上的担子沉甸甸的”。  这个刚刚成立不久的文化部重点实验室以“中国传统村落与建筑文化传承协同创新中心”为依托,此前已在建筑文化遗产基础研究、监测预警、修复与保护技术等方面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用实验室主任张玉坤的话来说,他们的任务就是摸清建筑文化遗产“家底”,在记录现状的同时,利用科技手段进行管理、保护和传承。  “更多的时间是进行‘野外作业’”  “历史文化遗产保护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张玉坤说,“通过科技手段保护好这些承载着中华文化精髓的古建筑遗产,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一想到这些,我们就感觉时间不够用。”  实验室教师谭立峰一直从事传统聚落、明代海防军事聚落与防御体系的研究,他告诉记者:“我们在实验室工作的时间很少,更多的时间是进行‘野外作业’。”  年逾花甲的张玉坤对30年前探访测绘“湘西吊脚楼”的经历记忆犹新:“我是学建筑设计的,一开始还认为吊脚楼不结实,建筑质量难以保证。后来通过实地勘测,忽然发现这些建在江水边、山腰上的建筑与自然环境浑然天成,而且与当地人的生产生活实际紧密相关。从那时起,我开始理解建筑与环境、文化之间的关系,发现了传统建筑独特的美。”  “看穿”古遗址的“千里眼”  当年,为了测绘一个中等规模的村子,十几位师生需要在当地驻扎一个月之久。“现在可能只需两个人,在几小时内就能完成。”张玉坤说,效率的提升借助的是科研“利器”——遥感测绘无人机。  从航模到低震动无人直升机,再到遥感测绘无人机,现在他们口中的“小飞机”不仅可以为历史遗址、古建筑测绘进行航拍,还能获取可视的、潜在的、精确的多种数据信息并制作三维还原地图,堪称能够“看穿”古遗址的“千里眼”。  2014年,千年老村子绍兴胡卜村被划入大型水利工程钦寸水库的淹没区。得知这个老村子即将从地图上消失,实验室的师生们赶忙来到胡卜村记录、测绘。村子方圆百里,有五六百户人家,就是利用地面激光扫描设备也需要扫描数百个点位,而且因为有高大的古树遮挡,效果会大打折扣;若人工测量,数十人短时间内则根本无法完成。正在攻读硕士学位的李哲和另外一位同事利用遥感测绘无人机作业,结果在几个小时内,就圆满完成了全村所有房屋高度、屋顶、窗户位置等测绘工作。  实验室另外一名青年教师何捷分别在天津大学、香港中文大学学习工作多年,具有文理交叉学术背景。他巧妙地把地理信息系统应用在建筑文化遗产传承上。在研究居庸关古代布防情况时,他们利用地理信息系统首先在地图上精确定位,再通过道路系统模拟,分析出古代烽传系统、驿路交通、物资运输及攻防态势。何捷说:“这样在进行实地测绘时,就能有效复原历史场景,寻找到更多更准确的历史空间和文化信息了。”据了解,将这一系统应用于人文学科领域在国内尚属首次。  “‘假古董’装不下我们家园真正的精神价值”  针对大型遗产,通过空中和地面技术结合,建立预防监测技术平台,对环境和遗产本体进行实时监测;针对无形遗产和濒危遗产,利用虚拟现实技术复现、展示非遗技艺流程,并进行交互式体验……在国内建筑遗产保护工作大多处于普通航拍和基础测绘阶段的情况下,天津大学建筑文化遗产传承信息技术实验室已凭借这些超前理念和科研“利器”迈入国际文化遗产保护的先进行列。  “中国的建筑遗产太多,只靠建筑院校师生进行人工测绘是远远不够的,能把皇家建筑都测一测就很不容易了,许多没有列入‘中国传统村落名录’但又有价值的村落和其他古建筑,依靠技术手段作为替代办法来保留和传承不失为一个较好的解决方法。”李哲说,“其实,无论是皇家建筑还是乡野民居,在我们的眼中都是一样的。因为它们都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瑰宝,没有价值高低之分。”  “自觉承担起弘扬中华传统文化的历史责任,通过技术创新守护好建筑文化遗产,我们科技工作者应该大有可为!”张玉坤说,他见过太多地方草率拆掉古建筑甚至古城,然后再造一个“假古董”出来的情形。“大家都喜欢‘古董’,但买到‘假古董’就像吃了苍蝇一样。希望全社会都能把‘古建筑’也当成‘古董’一样珍惜。‘乡愁’不就是我们对自己熟悉的故土故乡自然而然的情感与爱恋吗?‘假古董’装不下我们家园真正的精神价值。”忍得住寂寞 留得住“乡愁”  新春佳节日渐临近,天津大学校园里冷清了许多,老师和学生们大多放假回家过年了。建筑文化遗产传承信息技术文化部重点实验室的师生却没有走。实验室内,一排排高大的书柜前是一个个略显逼仄的“工位”。空着的“工位”挺多,实验室一名学生说,老师和同学们去内蒙古做古建筑测绘去了……  他们做的是“高大上”的古代建筑文化传承保护,实际工作中却需要“能文能武”:看得进文献,画得了图纸,爬得上高塔,算得出数据。  实验室所在的建筑学院二层有一个“文物建筑测绘研究暨文化遗产保护成果展”,一幅幅手绘的古建筑测绘图纸堪比影像,生动记录了自20世纪40年代至今的70余年间,师生们参与的北京中轴线文物建筑实测、明清皇家建筑及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测绘、文化遗产修缮保护工作等。  这些工作通常都是孤独而寂寞的,没有聚光灯的照射,也没有鲜花和掌声。一个千年古村即将被新建的水库淹没,他们带着科研“利器”马不停蹄地赶过去。遥感无人机测绘、空地一体化信息采集、民风民俗调查记录……村民们从开始围观看热闹到后来表达不尽感激:“我们世代居住的村子虽然消失了,但你们却帮我们留下了宝贵的记忆。”  在实验室师生们看来,一张张图纸、一组组数据、一幅幅照片,这也是“乡愁”,这份“乡愁”是可以永远留住的……  光明日报: 靳莹)

  ■ 我由衷喜欢教师这个职业,享受着当一名教师的幸福感。

  ■ 很多时候,也许可以把数学看成哲学或者艺术,优秀的数学家其实更应该是哲学家或者艺术家,而不是工程师。

  ■ 企业的实际问题和理论学术研究的关系是地和天的关系。企业问题,国家经济建设问题是地,学术研究是天,作为一个学者要顶天立地。

  ■ 数论,在数学中一直占有重要地位,是数学中最古老、最纯粹的一个重要数学分支。

  ■ 人生是在不断的总结中悟出一些道理,当享受到了过程的幸福,就不会太在意这件事的结果会给自己带来什么。

  ■ 近年来由于计算机科学技术的飞速发展,数论已经不仅仅是一门纯粹的数学学科,同时也是一门应用性极强的数学学科,尤其是在密码学中有着广泛而深入的应用。

图片 4

图片 5

  我是安泰经管学院的一名教师,我的专业是运营管理。最近一直在忙于总结,一个学年结束了要总结,一项重点项目结束了要结题,即将到了退休的年龄,免不了要盘点自己的工作和教师生涯。回顾往事,一种成就感和幸福感油然而生,在心底袅袅升起,我由衷喜欢教师这个职业,享受着当一名教师的幸福感。

  数学是否必须有用?

  不同阶段的幸福感

  作为一线的数学教师,经常会碰到学生的这个问题。我们学习的这个数学有什么用?如果没有用处的话,我们为什么要学习数学?特别是这么难的数学。如有可能的话,很多同学会更喜欢选择一些实用性更强的课程,便于毕业找工作。在前些年,数学系的招生是比较困难的事情,很多同学不愿意选择数学系,但是近年来情况已经变了很多,数学系的生源是很好的,很多同学都喜欢选择数学系,选择的原因并不是喜欢数学,而是觉得数学是一门很好的工具,可以为了以后更好的改行,特别是转行到金融、银行等高薪领域。在考研方面,数学系的学生也很受欢迎,因为他们有很好的、很扎实的数学基础,进入其它领域和行业,会很快地进入状态,了解和搞懂需要解决的问题以后,可以很快地掌握本质将问题解决或改进。这些其实是无可厚非的。但是数学的本质,特别是其中的基础数学并不是因为有用而存在的。

  从事教师这份职业有着快乐与幸福,但不同阶段的体会是不一样的。刚毕业留校当大学教师时,更多感到的是压力与艰辛,凡被指派的教学任务,都认真地备课,认真地上课。尽管有时一个学时的内容的课程,会花上一周的时间备课。但课上同学专注地听讲会给自己带来一些欣慰。而有时课堂上灵感迸发,即兴演讲,来一个满堂彩时,更会带来意外的欣喜和小小的成就感。但那时幸福和快乐是有限的,零星的,是与具体的结果相连的,更多的是艰辛;慢慢地随着时间的推移,教学科研有了一些积累,这时对教学科研做什么和怎么做有了一些设计、规划的空间,这时的幸福感往往与设计的成功与否相联系:课堂上讲什么,怎么讲,让学生怎么参与,是讨论案例还是让学生调研?或设计某问题的一个管理方案?当学生充满激情和自信地拿出他们的作品时,不仅这种情绪会传递给我,同时还常常为他们作品中的闪亮点而激动、而高兴!当这样的教学方案逐渐成形,幸福感也就伴随而来,这是对教学规划的成功和实践过程的幸福感;随着积累的增多,成果的增加,当上了教授、博导,有了自己的一支博士生、硕士生团队,这时的教学、科研尤其是科研活动已经不只是我要做什么,我作为这支团队的负责人,而更多的是考虑这支团队的建设和活动,我们这支团队做什么,研究的方向是什么,具体问题是什么,从哪些方面展开,各位的特长是什么,做什么更合适?在一次申请国家自科基金重点课题时,团队的成员寒假留下来一直干到年三十,而且都得到家中父母或妻子的支持,当研究方案不断得到改进,新的思路或点子出现时,大家为此高兴甚至有一些小小的成就感。尽管这个过程很辛苦,但大家精神抖擞,充满朝气。此时我的幸福感也就油然而生,一如辛弃疾所吟:“众里寻她千百度,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由衷地感到:当老师真幸福!有这么优秀的学生真好!“这时的幸福感已从来自结果转变为更多的是来自工作的过程,是来自学生,来自团队。

  基础数学、或者叫做纯粹数学,本身并不关心它的应用,只是从自身的需要和发展来看问题,如果在其他方面有应用,当然最好,如果没有应用,也不是什么坏事情。很多时候,也许可以把数学看成哲学或者艺术,优秀的数学家其实更应该是哲学家或者艺术家,而不是工程师。应用有时候可能只是她的副产品。数学不是自然科学,只是在自然科学里恰好有用,即使没用,数学还是能存在。艺术家不是商人,它的产品是艺术品,也许很值钱,也许有效益,但是这应该不是他追求的目标,最多只是他的副产品。优秀的数学家,特别是研究基础数学的,更应该是这样。

  教学舞台上享受着主演和导演的幸福

  现在我们来看看数学中的一个重要分支数论。数论是研究整数性质的一门理论。整数的基本元素是素数,所以数论的本质是对素数性质的研究。初等数论就是用初等方法来研究数论,主要包括整除理论、同余理论、连分数理论等,其中的最高成就是高斯的“二次互反律”。数论的一个主要目的,就是研究整数或者正整数的性质以及研究代数方程的整数解或者有理数解是否存在的问题,在方程的解存在的情况下,如何求解的问题。在这些问题的研究过程中,根据所利用的方法与技巧就诞生出了解析数论、代数数论、组合数论、概率数论、数的几何等研究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