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科学技术术创新新智库青年项目,返校校友纪念了这时候在北京航空宇航津大学学上学时期的趣闻妙事

 照明工业     |      2020-03-14 01:45

日前,中国科协公布了2017年度“高端科技创新智库青年项目”入选名单,我校工商管理学院2015级博士生张爽申报的“东北老工业基地混合所有制企业治理问题研究”项目获得10万元资助。

人物简介:

10月26日电秋韵悠悠,情意浓浓,金秋十月的北航迎来了63岁华诞。10月23日-25日,机械工程及自动化学院校友纷纷返校为母校庆生,3599班、6592班、6591班、工业设计系等各专业校友共200余人分别在新主楼A849会议室、新主楼A509教室召开同学会,与母校共同分享生日的喜悦。

2017年,中国科协“高端科技创新智库青年项目”面向社会公开申报,经过筛选和专家评审,最终从529位资助候选人中确定资助49人。

于泽源,1961年7月毕业于大连工学院造船系船舶导航专业,后留校任教。1992年晋升为教授,任硕士生导师。任教40多年来,主要从事计算机体系结构和工业过程控制理论与技术方面的教学与科研工作。自1981年开始,连续十年被评为校优秀共产党员,两次被评为校先进工作者。1987年获大连市“优秀知识分子”称号。1988年被评为大连市优秀教育工作者。1989年被评为辽宁省优秀教师。1993年起享受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

图片 1

中国科协“高端科技创新智库青年项目”旨在选拔支持一批青年研究人员潜心开展科技政策及相关研究,打造中国科技创新智库及后备人才队伍。该项目重点支持从事科技政策及经济、金融、科技、产业与科技政策交叉领域相关研究的优秀在读博士生和在站博士后。

图片 2

机械学院院长赵罡、党委书记邓怡、行政副院长周正干、党委副书记景喜双等领导分别参加了各班校友聚会。四位老师代表学院党政联席会亲切慰问了返校校友的近况,并对校友毕业后多年来对学院发展的关心表示感谢,介绍了近年来学院学科建设、人才培养、科学研究、国际交流等各项工作的发展现状,鼓励广大校友发挥能量,积极支持学院和学校发展,常回母校看看。

链接:张爽,工商管理学院2015级博士,师从王世权教授,研究方向为公司治理,读博以来参与了国家社科基金重点项目、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等4项,在《会计研究》《南开管理评论》等权威期刊上发表论文3篇,获得全国百篇优秀管理案例1项。

新专业在可贵的集体主义精神中艰难诞生

图片 3

1956年9月我考入大连工学院机械系的时候,我校还没有船舶系。因为1955年教育部院系调整把我校原有的船舶系调整到上海交大。后来因为人才需要,又决定重办造船系。那时大学本科实行五年制,由于我学习努力,且成绩优秀,念到大四的时候,我就被提前抽调出来,准备去造船系船舶仪器专业当教师。在造船系,船舶仪器是新专业,主要为海军的导航事业服务。当时只有出身好、表现优秀的学苗,才能被挑选成为教师。我很荣幸成为其中的一员。当时是1960年2月。

返校校友追忆了当年在北航上学期间的趣闻妙事,交流了毕业后的工作生活发展过程,分享了人生经历与心得感悟。多年未曾相见的校友在毕业50年之际相约母校的感动、老校友年纪虽长却依然风采翩翩睿智风趣的谈吐、工业设计系青年校友的意气风发朝气蓬勃,不同风格的班级活动齐聚机械学院,大家同为北航人的自豪感和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由于条件所限,师资力量不足,所以要抽调一部分教师去进修,之后才能给学生们上课。当时,我和另外一位教师一起被提前调出,然后被派到哈尔滨工业大学进修相关专业。

图片 4

我们那时思想非常纯朴,学校提供的进修差旅费,可以支付火车卧铺票的费用。但当时我们才二十出头,觉得年轻,不需要坐卧铺,这样能为学校省点儿钱。于是,我们两个扛着行李便上了火车,坐了一夜硬座到哈尔滨。到达之后,我们也没有雇车,扛上行李去坐公交车,到教化广场下车,直奔哈工大。到学校以后,经核对发现我们还剩不少差旅费,就如数寄回了学校财务科。

班级聚会后,校友们分别开展了参观航空博物馆、学院实验室、校园采风等活动。校友们的热情给秋天的北航增加了丝丝暖意和笔笔亮色。

那时候我们没有别的想法,就是一心想着能为学校省点儿钱,宁可自己苦点累点也没啥。当时我们都有很强的集体荣誉感,去哈工大进修要插班学习,一切活动与所在班级学生一样,努力克服天冷,粮食定量低等各种困难,在学习上暗暗较劲儿,不希望考试的时候输给其他学校的人,要为自己争口气,也要为学校争光。经过一学期的努力,期末考试时,我们俩的成绩都是很优秀的。

本来为期一年的进修,因为学校新建立的船舶仪器专业急需人才,只进修了半年我们就被调回了学校。回来后我们马上就进入了紧张的备课,准备为学生开课。这时候,刚建立的船舶仪器专业已经有新招进的学生,学生和我们教师同龄,同样是从班级里抽选出来的优秀学生。于是我们就边上课边建设专业实验室,还经常到造船厂和大连海军院校去搜罗一些废旧的导航仪器,建起了船舶导航专业的实验室。

1960年年底,大连造船厂建成了“跃进号”,这是我国建造的第一艘万吨巨轮。建好后有些后续工作,需要学校配合完成。这对于我们来说无疑是一次非常好的实践机会,造船系派出各专业的多名教师参加这次任务。

当时正赶上国家三年自然灾害的困难时期,条件十分艰苦,我们住的宿舍就在一二九街化工学院南院的位置。由于都是老房子,没有暖气,冬天非常冷。南方来的教师不适应这种天气而感冒发烧,但就是在这样艰苦的环境下,我们为了更好地提高自己,为了新建立专业能有更好的发展,所有教师都积极投入到这次实践中去。

为了不给市内公交车造成压力,每天一大早,我们坚持从一二九街步行到造船厂,那时候我们吃不饱,甚至会饿着肚子,风里雪里来回行走。有些教师在这期间患上了浮肿病,却仍然坚持。在这两个多月里,我们确实学到了不少新东西,更开阔了眼界。现在回想起来,觉得这些苦吃的值得。

经过这次实践我们认识到,船舶导航专业的实验室建设光靠大连的这些仪器,还远远不够。这时,我们得知上海浦东有一个航海仪器厂,他们生产的产品与我们的专业很接近。本想寒假回家探亲的我,被学校派往上海航海仪器厂去学习。

当时全国上下都一样困难,物资缺乏,吃不饱饭。即使那时的浦东也几乎都是荒芜的农田和菜地,工厂宿舍里没有供暖设施,手生冻疮是常有的事。学校先后派三名老师来这里学习船舶导航仪器的制造,在这里一待就是一年,但大家觉得为了新专业的建设,吃些苦不算什么。

当时,系里的教师像这样为了专业建设外出考察学习的次数还有很多,大家都充分利用一切可利用的资源,来为船舶仪器专业的发展打好基础。后来,我还曾与大连海运学院的几位教师去上海海运局学习。我的主要任务是剖析英国船舶上旧的导航仪器,并完成分析报告,写成文档。这些报告和文档资料都成为我们以后编写专业教材的宝贵参考资料。经过我们的艰苦努力和学习总结,我校船舶导航仪器专业初步建成,也培养出了首批毕业生。他们被分配到全国各地军工企业,后来也都成长为所在单位的业务骨干或领导干部。

动荡岁月里有得亦有失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