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看到了扫描隧道显微镜下的分子世界,因此他大胆地提出在我校开设应用物理系

 照明工业     |      2020-03-14 15:24

绿叶吐翠,繁花盛开,春意盎然的大工校园生机勃勃。近日大工“植物园”又添“新成员”,蓝花鼠尾草、海棠、中国石竹、玉簪等7675株观赏型花卉陆续入驻,为校园景观增色,为建设文化型、生态型校园助力。

人物简介:

4月的北京,春花盛开,生机盎然。在位于中关村的中国科学院化学研究所,我们采访了作为科学家入选我校第二届杰出校友的中国科学院院士万立骏研究员。万立骏院士是物理化学家,现在是中国科学院化学研究所研究员,中国科学院分子纳米结构与纳米技术重点实验室主任,中国科学院化学研究所学术委员会主任,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委员,中共第十八届中央候补委员。

建设和完善校园文化是资产管理处2014年校园景观改造工作的重点,通过系列的绿地景观完善、规划,景观节点表现,烘托、打造出整体的校园文化氛围。经过反复推敲、精心搭配,资产管理处利用五一期间休息时间,在主楼前广场、伯川图书馆、材料学院坡下及西门等区域共栽植蓝花鼠尾草、海棠、中国石竹、玉簪等花卉7675株。在着力打造点线面结合的绿化系统的同时,按照“点、线、面结合,乔、灌、草搭配”的办法,构成立体复式的校园绿化,今年还将在校内陆续补种一批深受广大师生喜爱的观赏花木,将其打造成校园风景一大亮点。

陈方培,1949年毕业于南京大学物理系,1950年7月调到大连工学院物理系任教,1950年至1952年曾任物理系学生辅导员,1992年退休。长期从事基础物理、理论物理的教学和科学研究,因教学成绩显著,多次获得教学质量优秀奖。获得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1979年至1992年曾任中国引力与相对论天体物理学会理事。科研方向为广义相对论和引力规范场理论,曾对有挠引力做过深入研究,对引力场的能量动量问题提出了独到的见解。

图片 1

人文景观建设的最终目标是为校园创造出幽静、惬意、舒适的学习、生活氛围,同时也是对于学校厚重的历史、先进的学术等多种元素的具象表现。在大工校园里,地理位置优越、具有观赏性的音乐喷泉早已成为大工学子心中的标志性景观。

图片 2

在微观世界里探秘

由于音乐喷泉建成时间较长,今年,资产管理处对音乐喷泉进行了重点维护养护,对音乐喷泉水池进行了彻底的清理,对理石地面的支撑角钢等部件进行了防腐除锈处理,更换了损坏的喷嘴阀门和照明彩灯;同时为了排除漏电隐患,对喷泉的水泵电机进行了维修和调试,更换了防水电缆,并且在喷泉区域的显眼位置安装了警示标牌。

命运多舛的物理系培养了四位院士

接触万立骏院士,你会觉得这是一位富有激情,睿智且意志坚定,勇往直前的人。万立骏院士主要从事扫描探针显微学、电化学和纳米材料科学的研究。我们知道,上世纪80年代,随着“扫描隧道显微镜”的发明,科学家揭示了一个可见的原子、分子世界,展示了有望利用单个原子、单个分子直接制造物质的美好前景,开始了对纳米科学技术的探索。世界各国对纳米科学技术研究大力投入、争相抢占战略至高点,掀起了人们称为的“第三次技术革命”。万立骏院士所研究的正是这一前沿领域。

据负责此项工程的资产管理处王雄老师介绍,由于喷泉的特殊性,电缆需长期浸泡在水里,容易产生脱皮等现象,一旦漏电非常容易造成危险,经常有游人带儿童在此嬉水,如发生危险,后果将非常严重。经过此次维修,将能确保音乐喷泉的用电安全,但是也要提醒在喷泉区域休闲的教工学生不要在喷泉区域嬉水玩耍,以免发生危险。

我校在1949年成立之初就开设了应用物理系,系主任由后来成为我国“两弹一星”元勋的王大珩先生担任。那时他刚刚从英国学成归国,就被聘请到我校工作。新中国成立前国内只有综合型的物理系,没有与工程技术相结合的应用物理系。王大珩先生在应用光学领域研究颇深,因此他大胆地提出在我校开设应用物理系。

万立骏院士致力于能源转化和存储器件的表界面化学、电极材料制备方法学和材料结构性能的研究,利用电化学方法通过电极表面分子吸附与反应,对单个原子、分子移动、组合进行可控“化学反应”;通过观察原子、分子的排列结构,研究由原子、分子构成的材料所具有的特殊性质,并使其可以应用。他的研究发展了化学环境下的扫描探针技术,在表面分子吸附和组装规律、纳米图案化、表面手性研究等方面取得了系列成果,设计合成了系列功能纳米材料。

那时候正在筹办的应用物理系,还要为全校所有工科学生开设普通物理课。物理课教学需要做实验,但彼时新中国刚刚成立,在国内根本买不到实验仪器。面临这一难题,王大珩先生没有退却,他果断地提出:“我们自己造仪器!”

在万立骏院士的引介下,我们参观了他探秘微观世界的“发现王国”——实验室,我们看到了扫描隧道显微镜下的分子世界;看到了正在实验中的锂离子电池,若干个大小不同的锂离子电池正在接受着上百次、上千次的实验测试,使其实现性能最优;我们还看到了应用纳米材料进行水处理的实验装置,该项研究利用纳米材料超强的吸附性和选择性对饮用水和地下水进行净化。多年来,万立骏院士设计制备了多种高性能纳米金属材料、金属氧化物材料和锂离子电池正负极材料等,并应用于能量转换和存储器件及水处理等领域,取得了丰硕成果。

大连是个工业城市,具有先天的优势条件,制造仪器的材料也不难买到。那时我校也有工厂,工厂里有些老师傅技术很强。王大珩先生充分利用这些条件,带领教师们开始设计和试制实验仪器,顺利地渡过了难关。王大珩先生的这一创举在国内引起了不小反响。在一次全国性会议上,我校将自主研发的仪器带到北京展览,受到其他兄弟学校的广泛好评。

感恩母校

在那个特殊的年代,新中国栉风沐雨,全国上下都在经历着史无前例的考验,我们的教育事业也在起起伏伏之中艰难发展。物理系的发展,就是我国教育事业在那个历史年代的一个缩影。

对于今天的成功,万立骏院士十分感念母校的培养教育。万立骏院士本科、硕士在我校度过:“大工有着良好的传统,有着潜移默化积极向上的人文氛围。”“母校为我们打下了坚实的理论基础,教会我们进行科学研究的思维方法,教会我们如何理论联系实际,这让我终身受益。”“大工虽然是理工科大学,但重视基础课教育,基础教学水平很高,学科深度远远超过工科院校所要求的标准。” “直接面对生产实际问题,在实践中把所学的知识融会贯通、加以创新,这是母校人才培养的特点。”

作为物理系第一任系主任,王大珩先生不但在科研上独树一帜,成就非凡,而且在教学上也有所建树,成绩斐然。但遗憾的是,他在我校工作仅三年就被调到北京中国科学院。我国的激光技术就是由他领导发展起来的。他在上海和长春都开办了光机研究所,在长春他还创办了一个光学机电学院。

万立骏院士硕士学习期间师从中国科学院院士郭可信先生、副导师是陈宝清教授。严格有素的科研训练将其引向科学研究道路,“郭先生是我的科学导师,也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我的人生方向”。他的硕士毕业论文是《磁控溅射离子镀铝膜的透射电镜研究》,文中的有关研究内容后来发表在英文学术刊物《Scripta Metallurgica》上,文章发表后被他引多次。“现在撰写的学术论文单篇被他引有的多达600多次,可那篇文章还是使我激动不已,那是我刚刚踏上学术研究时的论文,对我影响很大。”

物理系成立第一年并没有招新生,学校从各个系抽调二年级学生来物理系学习。物理系第一届学生在校学习时间仅三年,在物理系仅读了两年,在1952年由于国家需要就提前毕业了。其中有人就分配到长春光机研究所即王大珩先生领导的单位。在1952年,物理系三年级和二年级都只有20多个学生,后来,这两个年级每班走出了两位院士,他们分别是第一届学生王之江、姚骏恩,第二届学生陈佳洱、宋家树。这两届其他学生也都有很大成就,他们或在科学院工作,或在高校担任重要职务。物理系第二、三届学生于1952年因院系调整转到吉林大学。

矢志奋斗的人生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