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中国东北振兴研究院适时与韩朝的民间智库建立联系,东北的科技创新环境与机制也需要进一步优化完善

 照明工业     |      2020-03-26 13:56

  大公网12月23日讯(记者于珈琳)今年以来,朝鲜半岛和平进程加快,东北亚新局势备受关注。在22日晚间闭幕的2018改革开放40周年与东北振兴主题论坛上,多位经济领域专家表示朝鲜弃核将激发中国东北新开放格局的形成。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中国东北振兴研究院院长迟福林在论坛后接受记者访问时表示,中国东北与韩朝间建立起交流机制将成为抓住东北振兴新机遇的关键,以此也将促进产业交流机制的形成。  东北产能等多领域具对朝优势  在昨日下午举行的主题论坛以及稍早前召开的专家座谈会上,朝鲜半岛话题已然成为东北振兴的重要议题,多位专家分别就如何在东北深入推进“一带一路”并建设利用好中日韩朝四国经济走廊、东北扩大开放补短板、向北开放战略如何抓重点、东北如何对接朝鲜全面开放等关键问题展开讨论。  迟福林向记者表示,东北亚和平进程为东北振兴提供了多方面机会,首先将有利于中国东北市场空间的扩大,特别是对朝而言,东北在产能、服务贸易、人才、管理等领域具有优势。籍此,可以加深该区域的经济联系程度,为东北传统工业向现代工业转型提供新的动力和缓冲带,并由此带动多方面的联系,比如对朝的基础设施投资等。  他同时提出,东北抓住半岛和平进程机遇要分步骤推进,首先应建立交流机制,他建议民间智库先行,如中国东北振兴研究院适时与韩朝的民间智库建立联系,以此来促进产业的交流机制。在此基础上,加强国家间的基础设施合作,实现互联互通,此后再推进产能及服务贸易领域上的合作。  倡建承接朝鲜开放战略缓冲区  今年8月,辽宁省出台了全国首个省级层面全域建设“一带一路”综合试验区方案,其中提谋划对朝合作要做好优势产能、跨境经贸等要素储备,同时首次提出争取适时设立“丹东特区”。  对此,中国东北振兴研究院副院长、东北大学经济学教授李凯在主旨演讲中指出,“丹东特区”设想的提出正是战略缓冲区的具体措施之一。他认为,朝鲜半岛和平发展趋势已经显现,并建议将鸭绿江、图们江及长白山区域作为与朝鲜开放全面对接的战略衔接带和战略缓冲区,以改造中朝跨境铁路、公路、桥梁的“瓶颈”为突破口,尽快实现与朝鲜半岛“京义线”和“东海线”的互联互通,同时以丹东为龙头,将对朝重点口岸城市,如集安、临江、长白、图们、珲春等,打造成贸易和投资的“珍珠链”。  据悉,本次主题论坛由东北大学、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辽宁省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中国东北振兴研究院共同主办,国家发改委等相关部委领导、国家级智库专家学者与会。主办方之一中国东北振兴研究院在国家发改委直接指导下,由东北大学和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共同发起设立,以东北振兴理论和政策研究为特色,为中央政府和东北地区各地方政府提供政策咨询,服务于党和国家全面振兴东北政策决策的新型高端智库。  新闻来源

  12月22日下午召开的2018年东北振兴主题论坛上,今年刚刚卸任国家发改委东北等老工业基地振兴司司长的周建平出席了论坛。围绕“改革开放40周年与东北振兴”这一主题,他今年的关注点落在东北制造的2019年振兴展望上。  周建平总结,有着深厚积淀的东北的装备制造业,多年来存在传统产业比重大、新兴产业少,低端产业多、高端产业少,资源型产业多、高附加值产业少,劳动密集型产业多,资本科技密集型产业少等主要问题。因此,在市场经济条件下,特别是进入新常态以后,东北老工业基地逐渐呈现出弱势。  因此,周建平指出,2019年,东北需要下大力气改变工业“一柱擎天”和结构单一的“二人转”的分工产业体系。因为,推动东北地区制造业的高质量发展,应该成为东北地区2019年工作的重中之重,而这也是破解东北发展过程中所面临的突出矛盾和困难的关键所在。  “必须充分发挥创新驱动的自身作用,推动东北地区的智能制造、高端装备、新材料、生物医学、现代农业等领域的一些技术的突破,推动发展方式的转变、结构的优化和动力的转换。”他认为,东北需要大力支持以企业为龙头的产学研用一体化的协同开放创新,加大科技基础设施和研发的投入,建立一批具有原创型研究能力的国家级科技创新中心和高新技术型企业。  同时,东北的科技创新环境与机制也需要进一步优化完善,还要注意把握科技创新的重点。“要聚焦重点领域和战略性新兴产业,顺应数字化和信息化的发展趋势,瞄准智能制造的发展方向,加快中低端水平制造业向高端先进制造业转型升级,以市场为导向,鼓励企业来承担一些产业化项目,完善科技创新成果与产业的真正对接、直接对接,从而提高科技成果的转化率问题。”周建平说。  创新驱动归根到底是人才的驱动。面对人才流失的痛点,如何吸引人才、留住人才、用好人才,是东北多年来一直在探索的关键。周建平也提出,如何在科研管理项目、经费使用上扩大科研人员的自主权,如何赋予科研人员更大的人财物的支配权,如何进一步完善以增强知识价值为导向的分配政策,如何提高科研人员的正高转化、收益分配比例,从而激发其主动性和积极性,都需要东北去认真研究。

  12月22日召开的2018年东北振兴论坛,主题被确定为“改革开放40周年与东北振兴”。  统计数据显示,1978年,东北三省经济总量占全国GDP总量的13.2%。但到了2017年,东北三省经济总量仅占全国GDP总量的6.7%。  一面是改革开放的变革时代,一面是东北振兴的重要使命,东北在此间有哪些得失?东北的下一步发展有哪些启示?  出席论坛的著名经济学家、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开放度低、开放进程滞后是东北振兴的短板,而东北经济社会发展面临着诸多矛盾和困难,重要原因在于以“官本位”为主要特征的软环境不优,“东北需要加快推动政府职能转变。”  “按照自贸试验区标准推进各类园区建设”  迟福林指出,目前,东北经济增长虽有起色,但民营经济活力不足,市场化水平不仅低于东部省市,而且低于很多中西部省区。  “这不仅反映出东北市场化改革的滞后,也反映出了东北对外开放的滞后。”他认为,抓住新机遇,以制造业转型升级为重点,以扩大开放倒逼改革为突破,可望由此形成东北经济转型升级的市场环境。因此,东北三省需要扩大与制造业强国和国内发达地区的技术合作,以市场换技术、以资源换管理,提升重大技术装备自主化,加强核心技术与关键零部件研发,加快制造业转型升级。  迟福林举例,可创新中德(沈阳)高端装备制造产业园等中外产业合作园区的合作机制,借鉴广东深汕特别合作区的体制飞地经验,通过引入市场机制,探索设立“辽沪特别合作区”、“吉浙特别合作区”、“黑苏特别合作区”等,还可按照自贸区标准推进黑龙江绥芬河-东宁重点开发开放试验区等沿边重点开发开放试验区建设,加快探索跨境经济合作区的运营模式、管理体制与多层次跨境协调机制。  “一带一路”建设对东北有明确的定位,即“建设国家向北开放的重要窗口”。伴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的实施,东北地区与东北亚、俄、蒙等基础设施互联互通的进程正在加快。迟福林建议,可以吸引俄罗斯、韩国、日本等国金融机构,在东北地区设立分支机构,发展相关金融业务。  比如,可借鉴上海等国内自由贸易试验区建设经验,建设中国(辽宁)自由贸易试验区,选择金融服务、航运服务、商贸服务、文化服务以及社会服务作为扩大开放的重点领域,全面实施负面清单管理,按照自贸试验区标准推进各类园区建设。  “探索新型国有经济管理体制”  深化国企改革是东北振兴的重头戏,牵动影响着东北转型改革全局,也是东北制造业转型升级的重要支撑。  迟福林指出,应按照公益类和商业类的划分,改进对国有企业的管理,特别是放开放活大量处于竞争领域的国有企业,同时通过混合所有制改革,切实解决国有股一股独大和对国有企业的行政化管理问题。还应探索新型的国有经济管理体制,以“管资本”为主实现国有资产的有效监管。  迟福林向澎湃新闻表示,东北经济社会发展面临着诸多矛盾和困难,重要原因在于以“官本位”为主要特征的软环境不优,“客观地看,破解‘投资不过山海关’的难题,主要不是靠政策和资金项目扶持,关键在于通过开放为经济运行营造国际化、法治化、公平高效的市场环境,为企业和创业者提供稳定的宏观经济环境和良好的法治环境,形成各类市场主体公平公正参与市场竞争的新格局。”  他认为,东北需要加快推动政府职能转变。“无论是形成创新创业的环境,还是形成良好的营商环境,都需要加大政府改革力度。”  为此,应通过全面深化改革和简政放权,从财政、税收、金融及服务等方面为创新创业提供最大限度的支持,使东北老工业基地成为创新创业的沃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