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350.vip性能甚至还要优于国际领先水平的日本PHC接触导线,出席大会的还有杨为民教授生前老领导、老朋友

 照明工业     |      2020-02-02 10:46

486.1 km/h,相当于2010年最先进的波音飞机起飞的速度,这是我国京沪高铁跑出的最高时速,刷新了高铁试验运营的世界纪录。而这世界第一速度的实现离不开一个关键技术,它就是由大连理工大学机械工程与材料能源学部李廷举教授团队与企业合作研发的——铬锆铜合金接触线制备技术。

486.1 km/h,相当于2010年最先进的波音飞机起飞的速度,这是我国京沪高铁跑出的最高时速,刷新了高铁试验运营的世界纪录。而这世界第一速度的实现离不开一个关键技术,它就是由大连理工大学机械工程与材料能源学部李廷举教授团队与企业合作研发的——铬锆铜合金接触线制备技术。8日,2015年度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上,李廷举主持完成的“高性能铜合金连铸凝固过程电磁调控技术及应用” 获得国家技术发明二等奖。

为了庆祝建校60周年,深切缅怀杨为民教授,总结可靠性技术发展与应用现状,10月26日下午,可靠性与系统工程学院在学术交流厅隆重举行庆祝建校60周年暨纪念杨为民教授学术报告会。空军原副司令员王良旺中将,总装军兵种部原部长姜来根少将,总装军兵种部原部长陈保定少将,国防科工委科技质量司原司长高志强,二炮装备部原总师、总装可靠性技术专业组原顾问葛文楣,总装军兵种部综合局倪志飞局长,国防科工局科技质量司张宝红副司长,中航工业集团公司质量安全部王向阳部长,北航党委书记胡凌云教授,香港城市大学校长、北航荣誉教授郭位院士,可靠性与系统工程学院院长王自力教授等在主席台就坐。出席大会的还有杨为民教授生前老领导、老朋友,主管机关领导,各军兵种装备部领导,各军工集团质量部、可靠性中心领导,总装可靠性专家组专家,广大校友,以及学院师生400余人。报告会开始前,与会人员集体向杨为民塑像敬献了花篮,表达对杨老师的敬仰与怀念。报告会上,首先播放了专题片—《杨为民》,从不同侧面再现了杨为民一生兢兢业业、无私奉献的感人事迹和崇高品格。杨为民生前老领导、老朋友,主管机关领导先后发言,深情讲述了杨老师的感人事迹,表达了对杨老师的怀念之情,并对北航可靠性与系统工程学院近十年的快速发展给予高度评价。校党委书记胡凌云代表学校向莅临大会的领导、嘉宾和校友表示热烈的欢迎!他指出,要继续发扬“为民精神”,坚持工程、科研与教学紧密结合的特色,早日实现“国内领先、世界知名的可靠性系统工程的人才培养基地、科学研究基地、综合试验基地、成果转化基地”的发展目标。院长王自力做了“学院十年发展报告”,全面总结十年来在学科建设、科学研究、型号工程服务、管理支持工作、基础能力、文化建设等方面取得的成就,深入分析了可靠性系统工程学科当前发展面临的机遇与挑战,提出“加强自主创新、坚持育人为先、立足型号服务”的新阶段发展思路和定位。校友总会王有洪秘书长宣布了可靠性与系统工程学院校友分会成立的批复,宣读并通过了校友会第一届理事会成员名单。在学术报告环节中,可靠性与系统工程学院总师康锐教授、中国航天标准化与产品保证研究院副院长任立明研究员、中国船舶工业集团公司综合技术经济研究院副院长陈大圣研究员、中国兵器工业集团公司兵器科学研究院质量与可靠性研究中心主任姬广振研究员、工业和信息化部电子第五研究所科技处处长王蕴辉研究员分别回顾了航空、航天、船舶、兵器、电子五个行业的可靠性发展历程,介绍了装备新发展带来的可靠性新需求,如装备故障预测问题、可靠性基础数据收集问题、信息网络化可靠性问题、测试性维修性保障性试验问题等等,勉励新一代可靠性事业继承人继续发扬“为民精神”,刻苦攻关,为国防科技可靠性事业再立新功!

世界高速铁路,无一例外都是电气化铁路,列车通过接触网取电,获得高速前进动力。接触网,也就是我们看到的悬挂在列车上方5米多距离的那些导线。但实际上,这些导线可不像看起来的那么普通,高铁系统对接触网导线性能有着极高要求,既要具有高强度、高导性,也要具有能够承载大电流、耐高温、抗氧化和耐腐蚀等性能。列车行驶时,受电弓将以每秒近100米的惊人速度刷过接触网,受电过程哪怕有一刹那中断,列车速度就会立即下降。尤其是当列车时速接近300公里时,接触网导线更是决定列车能否持续高速奔跑的关键因素之一。只有接触网线路高度平顺,导电性能绝佳,列车才能够获得持续强大动力达到更高时速。然而在金属材料学中,强度和导电率恰恰是一对矛盾,金属强度越高,反而导电性越差;相反导电性越高,强度越差。因此寻找高强高导接触网导线,一直被业界视为摘取高铁牵引供电核心技术“皇冠上的明珠”。

www.350.vip 1

“其实最早我国曾向日本有关方面表示希望引进日本的一种新型导线,但是却被日方专家以技术还不成熟为由拒绝了。”李廷举教授笑着说道,“不过经过3个月时间我们在原有研究基础上成功研发的具有高强高导性能的铬锆铜合金接触线,性能甚至还要优于国际领先水平的日本PHC接触导线。”李廷举教授的中国“导线”,不但解决了铜铬锆合金在非真空下连铸的世界难题,建成了世界第一条铜铬锆合金水平电磁连铸生产线,还填补了我国高强高导接触线制备技术的空白,使我国拥有了制造时速大于350公里/小时高铁接触线的技术及产业化能力。此外,铜铬锆接触线的导电率比原来铜镁合金导电率提高了约18%IACS,以京沪高铁对开列车数每日90对计算,每年节电可达6.8亿度,约3.4亿元。

李廷举主持完成的“高性能铜合金连铸凝固过程电磁调控技术及应用” 获得国家技术发明二等奖。

金属凝固领域的权威日本京都大学Hideyuki Yasuda教授曾评价李廷举教授团队的工作“开辟了合金凝固行为同步辐射研究领域新的思路和研究热点”。我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鉴定该成果“国际领先水平,经济和社会效益显著”。该成果还荣获教育部技术发明一等奖、中国有色金属工业科学技术奖一等奖。

世界高速铁路,无一例外都是电气化铁路,列车通过接触网取电,获得高速前进动力。接触网,也就是我们看到的悬挂在列车上方5米多距离的那些导线。但实际上,这些导线可不像看起来的那么普通,高铁系统对接触网导线性能有着极高要求,既要具有高强度、高导性,也要具有能够承载大电流、耐高温、抗氧化和耐腐蚀等性能。列车行驶时,受电弓将以每秒近100米的惊人速度刷过接触网,受电过程哪怕有一刹那中断,列车速度就会立即下降。尤其是当列车时速接近300公里时,接触网导线更是决定列车能否持续高速奔跑的关键因素之一。只有接触网线路高度平顺,导电性能绝佳,列车才能够获得持续强大动力达到更高时速。然而在金属材料学中,强度和导电率恰恰是一对矛盾,金属强度越高,反而导电性越差;相反导电性越高,强度越差。因此寻找高强高导接触网导线,一直被业界视为摘取高铁牵引供电核心技术“皇冠上的明珠”。